第八十章 两小无猜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友从天降第八十章 两小无猜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那你知道这酒的故事吗?”江元宇知道这酒的名字,让云巧巧很是高兴。

  江元宇沉声答道:“我知道这个故事”

  “哦?你知道?”云巧巧很是惊喜。

  江元宇点点头,娓娓道来:“传说森林深处一个男孩种了很多的玫瑰,有各种颜色的玫瑰,可是就是没有蓝色的玫瑰,他很想得到蓝色的玫瑰,一次偶然,他遇到了一个受伤的女孩,他收留了女孩,也和她相爱,女孩很快知道了男孩的心事,一天早晨,男孩发现他种的玫瑰长出了蓝色的玫瑰,他很开心,他要把这最珍贵的花儿送给这位女孩,他细心照料着这些蓝色的玫瑰,可是有一天夜里,惊雷闪过,瓢泼大雨倾泻而下,女孩十分的害怕,第二天早晨女孩站在玫瑰丛中,地上都是蓝色的颜料,男孩认为女孩欺骗了他,认为她的爱是虚伪的,就愤怒地离开了,女孩十分悲伤整日哭泣,玫瑰园里的玫瑰相继枯萎,女孩望着园里枯萎的玫瑰万分悲伤,疯狂的哭泣,眼里流出了蓝色的泪水,这时奇迹出现,枯萎的玫瑰们重获生机,园里开满了蓝色的玫瑰。最终男孩还是回来了,他明白女孩的蓝色玫瑰不是虚伪,而是因为爱他,当他回到家中看到了满园蓝色的玫瑰,可是却再也没有看到爱他的女孩。”

  虽然这故事云巧巧听过很多次了,可是再听一次江元宇所讲的,她依然觉得感人,叹道:“多么真挚的爱情呀!你不觉得这样的爱情很美好吗?”

  江元宇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如果要我说的话,那个女孩就是一个傻蛋,自己明明是因为深爱着那男孩才说了谎,可是男孩却因此生她的气,这样的男孩为什么要珍惜他呢?”

  本来眼泪还在眼里打转的云巧巧听了江元宇的见解,脾气一下上来了,反驳道:“可是正是因为这女孩深爱着他,女孩后来才变成了玫瑰,为了自己的爱人,可以付出一切,你不觉得她很伟大吗?”

  江元宇皱了皱眉,说道:“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蓝色的玫瑰本来就不存在,它是由白玫瑰用无害染色剂染色而成的,它就像这人间的真爱若有似无。”

  虽然江元宇说的是真的,可是云巧巧并没有听进去,拿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说道:“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就像你说的,只要爱是真的,染没染色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我们会因为染没染色而当一个傻蛋吗?”

  江元宇说不出话来,只是笑了笑,沉默片刻后,说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江元宇起身作势离开。

  云巧巧也并没有多加挽留,只是点了点头,毕竟他们也仅仅见过两次面而已。

  江元宇离开后,云巧巧的心又回到了谷底,看着手里的手机,一直在犹豫她要不要打电话。

  “伙计,再来一杯”最终云巧巧还是没能拿定主意,想再喝一杯壮壮胆。

  酒很快送来,云巧巧又一饮而尽,辛辣中带着一些甜蜜,刺激着她的味蕾,云巧巧还是鼓起了勇气,拨通了她熟系的那个号码。

  “喂,我喜欢你,能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吗?”此刻两片红霞映上她的脸颊,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她害羞的缘故。

  对面的人听了后半天没有回应,云巧巧忍不住问道:“喂?云飞哥,答应我吧”这下云巧巧的脸都红到耳朵根去了。

  “咳咳,喂,你好云小姐,我是华云飞的助理,他正在开会,没有带手机,您说的话要我帮忙转达吗?”原来对面是梁雨绮在接电话呀。

  听到梁雨绮的声音,云巧巧真是又惊又羞又怒还有些难过,生气道:“不用了!”说完挂掉手机,扔在了桌子上。

  不知道为什么,云巧巧潜意识里总觉得梁雨绮是自己的敌人,看到她就不舒服,而梁雨绮又确实在华云飞身边,这点她也无可奈何,云巧巧很是难过,又接着叫酒,想以此消愁……

  日落西山,转眼已经快天黑了,此刻的云巧巧满身酒气,迷迷糊糊地趴在吧台睡着了,而路过两名男子,看着云巧巧穿着不错,也有几分姿色,两人眼色一对,就架起云巧巧往外走,而云巧巧迷迷糊糊也是脚步凌乱地一起走着。

  “放开她”

  江元宇站在他们面前,拦住了他们。原来江元宇一直都没有走,依旧在暗中观察着,见到两人心生歹意,自然站了出来。

  “你是谁呀?你说放开就放开?你算老几?”其中一人很是不服气,对江元宇一脸的不屑。

  江元宇掀开衣角露出里面的家伙事,两人一看遇见了硬茬子,也不敢胡搅蛮缠,放开云巧巧就跑了。

  江元宇接过跌跌撞撞的云巧巧,看着她一身酒气,还是老老实实把她送回了家了。

  一路上云巧巧不哭也不闹,虽然喝醉了,倒也是安安静静地,江元宇把她扶到床上,心里万般感慨“上次是她扶我躺在了这里,这次是我扶她躺在这里了”

  “他是爱我的!他是爱我的!……”云巧巧不断喃喃自语,江元宇听了有些心烦,但是也没有叫醒她,而是出言安慰道:“是爱你的,是爱你的……”

  江元宇帮云巧巧脱掉鞋子,刚盖好被子,想要回去,一只手突然牵住了他的衣角,云巧巧在嘀咕道:“你说过喜欢我的,你忘了吗?”

  江元宇回头望了一眼,躺床上的女孩两朵绯红飞上两颊,睫毛长长有些动人,醉酒的话应该是她以前的事,江元宇把云巧巧的手放回被子,把云巧巧凌乱的头发拢回耳后,说道:“你喜欢的人不会忘了你的,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巧巧呀?云巧巧呀?你忘了吗?”云巧巧迷迷糊糊分不清现实还是梦里,梦里她又回到了那个炎热的夏天,在那池塘边柳树下向自己告白,自己不敢直视眼前的人,只能羞涩地低下头,可是怀里却像有只小鹿乱撞似得。

  “原来是叫云巧巧呀!”江元宇喃喃自语,话语里透着喜悦。他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女孩,又想起了酒吧里的事,不由得笑了出来,说道:“什么还能遇到我就告诉我你的名字,现在你不就告诉我了吗?你这小笨蛋?”

  见到眼前的女孩如此可爱,江元宇忍不住低下头来想吻云巧巧一下,可是到了云巧巧的唇边,江元宇的身影却顿住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虽然以前他有过不少女人,但那都是逢场作戏罢了,现在他实在不想亵渎眼前的女孩。

  最终,江元宇把车里云巧巧的购物袋放回桌子上,开车消失在夜幕中……

  斗转星移,时光飞逝,一天很快过去,新的一天天气并没有这么晴朗,阴沉沉地乌云把太阳藏在了里面,光线黯淡了很多,风儿也时不时地刮着。

  木玲在学校里待了已经好久了,学习就是枯燥的,对于木玲这个知道这些知识的“人”来说,她就更感觉枯燥了,但是她也没办法,只好睡觉打发时间了,虽然一开始老师们还时常提醒她,但是接连几次测验木玲都是第一,老师们碍于木老的面子也就不问她了,而木玲胆子也越来越大,时常逃课,在学校里闲逛也没人问她。

  这不,木玲又逃课出来了,可是这次她是想去找爱丽丝,爱丽丝把上次在白玉那里的所见所闻告诉大家后,大家都很吃惊,但是众人的回应却不一样,而木玲她想知道详细情况,所以她决定出去亲自去见爱丽丝一面。

  木玲勘察了一番地形后,觉得前门有人,而后面是后山,可以从那边绕出去,离开教学楼,她也怕被别人看到,要是传到木老耳朵里,他一定很难过,木老对她这么好,她实在是不忍心伤他的心。来到后山,这里树林密布,地上的草儿虽然开始泛黄,但是它还是这么绿,踩在上面软绵绵地,只是偶尔踩到了枯枝才“咯吱”作响。

  走了一半,木玲终于要绕出后山了,可是这时一阵口琴的声音突然传来,木玲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可是仔细一听,这不紧不慢的口琴声里带着淡淡悲伤和迷茫,木玲忍不住转过身来向声音寻去……

  小文哲坐在一棵古树之下,这里是这学校后山最高的地方了,看着乌云遮住的太阳,而上次的往事又上心头,他轻叹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口琴,轻轻演奏,这时清风渐起,秋天绿色的树叶也是有很多经不住这风儿落了下来,随它翩翩起舞,小文哲也把自己的心情全寄托在这声音随风飘逝。

  口琴之声婉转哀愁,就在小文哲吹奏完毕,背后突然响起了掌声,小文哲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是木玲,顿时放下心来,看着木玲笑道:“原来是小玲妹妹呀!”他吹奏得过于认真,以至于没有注意木玲来到了自己身后。

  木玲也是开心一笑,走上前来坐在他的身边,对小文哲说道:“这曲子真好听,是《千与千寻》吧?”这世界上的曲子都在她的脑子里,小文哲吹奏的是什么她自然早就听出来了。

  小文哲点点头,说道:“嗯,是的”

  木玲从小文哲的手中拿过口琴把玩了一番,说道:“刚刚听你吹奏,似乎有些心事?”

  木玲的话正中小文哲的心坎,上次听了华芸生和华东强的对话后,小文哲震惊万分,心里也是百般滋味,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再是小孩子了,自己以前拒绝长大,以为自己是家中最小,就恃宠而骄,他忽然感到迷茫和恐惧,自己的亲人都不能相信了,他应该相信谁呢?

  小文哲敛起笑容低着沉默了片刻,并没有直接回答,想了一番,最后抬起头看着木玲问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的亲人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好,而且还有可能是丑陋的自私的,你会怎么办?”

  见到平时喜欢撒娇卖萌的小文哲突然问这些问题,木玲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问题也令木老慈祥的面孔浮现在她的脑海中,想了一番后,说道:“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自私丑陋的一面,我们不能因为这些而否认他们是我们的亲人,即使他们深陷囹圄,我们也要想尽办法搭救他们,就像小千一样,她的父母过于贪婪无礼而被困在了汤屋,可是她依旧是想着怎么搭救他们,因为他们是我们的亲人。”

  被木玲这么一开导,小文哲豁然开朗,清风渐消,落叶片片落下,而那乌云也终究遮不住太阳了,金黄色的阳光又撒在了大地上。

  阳光映在木玲身上,显得有些圣洁,小文哲看着木玲,握着她的手,高兴地说道:“谢谢你”

  虽然木玲不知缘由,可是她也是很是高兴,看着小文哲说道:“我也吹奏一曲简单的曲子吧”

  “好啊”小文哲很是高兴。

  木玲抹了抹口琴,吹奏出《欢乐颂》,小文哲也跟着打着欢快的节拍,两人很是高兴。

  木玲演奏完毕,小文哲鼓了鼓掌,从旁边木玲手里接过口琴,说道:“真好听”

  被小文哲这么夸奖,木玲一时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怎么不去上课呀?”

  被木玲这么一问,小文哲解释道:“学校里教得都太简单了,在家里家教都教了我一遍了,我觉得很烦就常常溜出来了,反正我的成绩也是名列前茅,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哦,原来是这样”木玲一副了解的样子。

  “那你呢?”小文哲对木玲也是好奇了起来。

  “我?和你差不多,但是我是觉得那些题目太简单了,我每次测验都是第一,老师们也就放过我了”木玲对自己的成绩很是骄傲。

  “每次都是第一?你不会是在吹牛吧?”小文哲有些不相信。

  “真的,我骗你干什么?我能骗你吗?”木玲对于小文哲质疑自己感到很是生气,揪着小文哲的耳朵大声说着。

  “我相信,我相信还不行吗?”小文哲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掉了,只好赶紧求饶。

  “这还差不多”木玲最终还是饶过了小文哲的耳朵,可是这时一只蚂蚱突然跳到了木玲身上,她吓了一跳。虽然她是机器人可是丰富的情感也是影响人物的性格,她的喜好和恐惧也早就被设定好了。

  “别怕,一只小蚂蚱罢了”小文哲捏住这蚂蚱,拿到木玲面前给她看。

  木玲被小文哲举动吓一跳,跑到树后,嚷着叫他赶紧把蚂蚱扔了。

  小文哲摇头一笑,伸手一扔,手里的蚂蚱不见了踪影,招呼着木玲坐回来。

  “怎么你很怕这小东西吗?”小文哲笑着问道。

  友从天降



友从天降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7707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