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华氏隐秘(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友从天降第七十七章 华氏隐秘(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华芸生没有理会华母的劝阻,直接离席,看着华东强说道:“你跟我来一趟”

  见到华芸生真的生气了,华母想劝解一下,说道:“爸爸,没有这么严重吧?您别生气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呀!”

  华芸生瞪了华母一眼,说道:“不用你多嘴,我只是和东强聊聊工作上的事罢了”说完,华芸生拂袖而去,不给任何人继续劝阻的机会,留下几人面面相觑,不敢做声。

  华东强跟随华芸生来到楼上书房,华芸生关好门窗,虽然这里隔音效果很好,可是他依旧怕隔墙有耳,最后坐在书桌对面的椅子上看着华东强不说话。

  虽然华东强旁边就是椅子,可是他不想坐下,疑惑道:“爸爸,您有什么事吗?”

  华芸生皱着眉头看着华东强说道:“东强呀,你好像对公司的事很上心呀?!”

  华东强听了一乐,以为父亲是表扬自己,就拉开椅子坐下,说道:“哦,没什么,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你应该做的?你好像做的太多了吧?你只需要做好你本职工作就可以了。”华芸生并不买华东强的帐。

  “本职工作?什么意思?我哪里做的不好吗?”华东强探身询问。

  华芸生没有看着他,而是拿起桌子上的白玉滚狮镇纸边把玩,边说道:“你插手的地方太多了,华氏究竟要如何发展,你的资历还不够”

  华芸生的话像颗颗巨石压在华东强的心头,华东强直接靠在椅背上,两手一摊,愠怒地疑问道:“资历不够?我在公司里待了多少年了?要是我的资历都不够,应该没有人比我资历更高吧?”

  “我说的资历,不是指你工作的时间长短,而是指你的目光看的不够长远”华芸生放下镇纸,认真地回答华东强。

  听到这话,华东强“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几乎是喊着说道:“我的目光不够长远?我哪里看得不够长远,现在华氏蒸蒸日上,都是我的功劳,趁现在就应该大刀阔斧进军其他领域,只有这样,华氏才能更安全,更有发展空间”

  见到华东强这么激动,华芸生摇了摇头,而令他们俩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

  原来小文哲为了捉迷藏,跑到这书房里来了,东躲西藏最后藏在了华芸生放毛笔的柜子里,一开始小文哲拨弄着这大小不一的毛笔觉着挺好玩的,可是华云飞早就忘了这事了,而这柜子的檀香阵阵袭来,小文哲摇头晃脑,最后还是抵不住困意睡了过去,而华东强这么一喝,让小文哲从沉睡中醒来,心中暗道“听这声音似乎是太爷爷的声音。”

  华芸生摇头否认华东强的观点,叹息道:“鼠目寸光,要是你哥东升还在的话,一定能做的更好”

  “我的亲爷爷?!”小文哲本来想出去的,可是听到两人的对话,又忍住,安静了下来。

  “什么都是我哥,我哥,我哥他都死了这么多年了,难道我还比不过他吗?”听到华芸生提起自己的哥哥,华东强的火就更大了。

  “是!你哥就是比你强,他看得比你远,做得比你好,你有什么不服气的?”华芸生也是更生气了。

  华东强对华芸生的言辞很是不屑,冷哼道:“哼!那又如何,他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他有什么好的?最后还不是死了”

  见到华东强这副模样,华芸生也是气不打一出来,怒目而视,咬牙切齿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哥是怎么死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这是什么意思?”华东强心中一寒,冷汗直冒,嘴里却狡辩道:“我哥他不就是出车祸死的吗?”

  “你还有脸说,你哥就是你这狗崽子给害死的,别以为我是老糊涂,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华芸生一边说,一边喘着粗气,等缓过气来,又继续指着华东强骂道:“我当初真是昏了头了,直接定东升接我的位子不就行了,还让你们公平竞争,你哥虽然大你六七岁,可是他从来都是把你当成亲弟弟,而你呢,竟然趁他们夫妻外出,指使人在他们车子上做手脚,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听到华芸生的这些话,华东强仿佛被雷劈过一样震惊,他以为这些事只有他自己知道,可是没想到华芸生早就知道了。

  华东强一脸惊愕和恐慌,哆哆嗦嗦地说道:“您怎么知道这些?”

  “我知道的事多着呢,要不是他们的孩子还尚存,我早就把你这混蛋送监狱去了,可惜庆生这孩子也是没福气,只留下了文哲,夫妻俩就得了瘟疫去了。”华芸生老泪纵横,说出这些陈年旧事,让他心痛不已。

  华芸生痛苦万分,可是华东强却没有什么悔过的意思,虽然一时之间很惊慌,可是很快清醒了过来,面目狰狞,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活该,他就该这样,死的好”

  听到这话,华芸生怒不可遏,直接抓起书桌上的镇纸砸向华东强,可是华东强一个闪身,镇纸砸在了墙上,这白玉滚狮镇纸立刻变成了碎片。

  华东强看了这身后的镇纸一眼,很是心痛,因为这是他曾经送给华芸生的寿礼,现在他的心就如同这镇纸一样摔成了碎片,而脸上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嘴里娓娓而道:“我当时都结婚了,为公司揽来建材界这一大蛋糕,可是你竟然还要把公司交给他,这让我心里怎能服气?”

  两人吵得火热,而柜子里的小文哲也是震惊不已,听到最后眼泪直流,他用两只手用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害怕自己哭出声来,而现在他也明白了为什么爷爷对自己很是冷淡,而太爷爷对自己异常偏爱,原来这“爷爷”就是害死自己“亲爷爷”的人。

  “你有什么不服气,就为了这权利,你害死你的哥哥,这些值得吗?”华芸生依旧火大,拄杖杵得地板“咚咚”直响。

  “我哥哥?他是我哥哥?他比我大六七岁,他的妈妈走得时候,你哭得死去活来的,而我妈妈走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你的人影。他的妈妈出身名门,而我的妈妈只是一个没有名分的小护士,到现在大家都还以为我和他的妈妈是一个人呢?我不服气,虽然我高攀不上他,可是我一定要赢他”华东强心酸不已,往日之事再上心头,以前母亲的种种委屈都在他眼前一一闪过。

  听到华东强的这番话,原本震怒的华芸生怒火也消下去不少,久久没有回话,最后叹息一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赶回来?你母亲得了瘟疫后,你知道我有多心急吗?”

  说完这些,华芸生的眼角也泛起了泪花,其实华芸生当时出差ELS去了,这个北方强国虽然衰败了,可是他的长处还在,当时华夏的情报人员取得了航空发动机的相关资料,可是被查出,最后被困在大使馆,最后还是华芸生出面,以投资的名义到了这里,最后把这指甲盖大小的无磁U盘缝到了胳臂里带回了国家,就是因为这件事耽搁他回国见华东强母亲最后一面,而这也被年幼敏感不明真相的华东强记了一辈子。

  “别瞎扯了,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呢”华东强止住了泪水,也冷静了下来,可是他依旧觉得华芸生的话都是借口。

  “唉!信不信由你,华氏的事你暂时不要插手了,你收拾收拾相关东西,去海外分部吧,那里也确实需要拓展,到底能做出什么成绩,就看你自己的能耐了”华芸生深叹一口气,心中就对华东强新的安排做好了打算。

  对于华芸生的话,华东强沉默不语,他既不反对也不赞成,像是默认了华芸生的话。

  “过去的事就过去吧,再纠结这些也没有意义,以后对待文哲不要这么冷漠了,再怎么说你也是他的爷爷”说完这些,华芸生浑身无力,头发里仅存的几缕黑发又白了许多根。

  听了华芸生沉重的心情就如同他的脚步一样,缓缓地走出了书房。而躲在柜子里的小文哲则是泪流满面,捂着嘴巴不敢哭出声来,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亲人就是害死自己亲爷爷的人……

  有人对亲人的感情产生了巨变,世界没这么大,也有人和小文哲一样,对自己的亲人产生了怀疑。

  江元宇这些天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云巧巧,他对这个曾经救过自己的女孩很是喜欢,他也不是闲着没事,是他不得不闲着。

  原来江元宇回到双头蛇后,万幸他哥哥江元皓只是受轻伤,而这时从来没有和他们联系过的父亲主动和他们联系了。

  “听说你们出事了?”两人的父亲正在和他们视频聊天。

  江元宇和江元皓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丝不苟,而电视里的男子虽然一副儒雅的样子,可是依旧掩饰不住他一身的戾气。

  见到父亲发话了,江元宇战战兢兢主动回道:“嗯,的确出了一些小事,这些事我们都能处理好的”旁边的江元皓也是连连点头,希望他们父亲不要责罚他们。

  听到他们的辩解,他们的父亲江少华没有多大反应,只是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个烟圈,懒洋洋地说道:“小事?不见得吧?听说你们还受伤了”

  “的确是小事,虽然我们受伤了可是别人也不好过”不等江元宇开口,江元皓先开口回答了。

  “算了,我交代你们的事办得怎么样?”江少华掸掸烟灰继续问道。

  “没问题,都办好了,您发过来的原材料我们都给了李叔,但是我们还是留下来了一部分,还有一些半成品,试着卖了一些,反映很好,最近我们正打算扩展一下地盘呢,这身上的伤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留下来的”江元皓得意忘形的说着他们哥俩的成绩,可惜的是他没有注意到江元宇的表情。

  听了江元皓的话,江少华很是震惊,手里的雪茄被捏弯变形,手指攥得“咯咯”直响,最后听完江元皓的话,江少华把面前的茶几猛地一掀,暴跳如雷地喊道:“你们两个小杂种,谁让你们多此一举了?是吃饱撑得闲着没事干吗?”

  见到江少华生气了,江元宇吓得半死,轻声问道:“爸,这不是您让我们干的吗?”

  “我让你们干的?我是怎么给你们两个说的?我让你们在SH市东弄个小帮派,占住市东,我发给你们的货你们接着就行,转手交给你们李叔就可以了。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去拓展地盘,什么时候让你们卖这些货了?”江少华很是生气,几乎是喊着讲出来地。

  “爸,我们这样不也是子承父业吗?这地盘由小变大,成为SH市的一霸主,我们那里做错了?”江元皓不明白他们哪里做错了,他心里很不服气。

  “自作聪明的混蛋,现在你们这帮派不要有什么大动作了,手里的货全部交给你们李叔,帮派暂时交给你弟弟打理,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回来”说完江少华把电视一关,不给这哥俩任何反驳的机会。他刚刚的语气低沉,他的话就像命令一样,让他们俩不得不接受。

  就这样,“双头蛇”转眼变成了“一头蛇”,而江元宇哥俩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们到底哪里做错了,可是江少华的话他们还是不敢违背的,只好老老实实地照着做了。

  江少华关了电视很是生气,坐回到沙发上,稍微歇息了片刻,最后拿起电话,虽然犹豫了一下,可是最终还是拨通了那熟悉的号码。

  “喂,老李吗?”

  “嗯,阿华呀!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你不知道你的身份很特殊吗?到底有什么事呀?”电话那边显然很是紧张。

  江少华耐心解释道:“我当然是确信没有被监听才打你的电话的,我只是想问问我两个儿子他们在国内到底在搞什么?”

  “做得也挺好的,你发往这里的货我都按时接收了。虽然他们哥俩有些‘调皮’,但是这些事情都能做好,其他的没什么重要的了。”很显然,电话那边的老李对这哥俩做的事一清二楚。

  听到这些,江少华心中更加压抑,叹息一声,说道:“老李,我压力很大,我真怕撑不住”

  友从天降



友从天降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7707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