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华氏隐秘(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友从天降第七十六章 华氏隐秘(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时之间方美琪还是不敢相信,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方楚文也是难过不已,递上手帕,安慰道:“我知道这些年你可能很不容易,吃了不少苦,不过既然我是你的父亲,我一定会好好弥补的”

  虽然方楚文说得这么随意,可是一时之间方美琪还是很难接受,她低着头咬着嘴唇,眼里含着泪水,沉默不语,捏得手里的那张亲子鉴定都变了形。

  见到方美琪沉默不语,方楚文上前一步,慈爱地抚摸了几下方美琪的头发,说道:“不管怎么样,希望你能接受我这个爸爸,以后你也不会再受到欺负了”

  见到方楚文如此诚恳,方美琪的心一下子被融化了,她不自主地就点了点头,似乎是同意了方楚文的话。

  见到方美琪默认了父母关系,方楚文很是高兴,面带笑容,把方美琪的脑袋埋在自己的肩膀上,父女相认其乐融融。

  就在方美琪刚刚体会这难得的父爱的时候,方楚文又说道:“现在有空吗?有空我们去趟医院吧?”

  “医院?”方美琪推开方楚文看着他,她被这话搞糊涂了,不明白方楚文这是什么意思。

  见到自己太过心急了,方楚文解释道:“你还一个哥哥,他叫方杰,他得了白血病,他需要骨髓移植,可是我的配型不符,所以我想让你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救救他”

  方楚文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方杰前几年患上了白血病,虽然一直控制着,可是在病魔面前富贵之人也只是让自己的生命流逝地慢一些,方楚文做了检查,自己的骨髓不符合配型,而且他年纪也太大了,要不是他强烈要求,医院根本不会检查的。

  这时他的妻子也已经过世,他把希望寄托在医院,希望医院能找到配型合适的人,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钟昊然暗中搞鬼,吩咐医院找到合适的配型也不能通知方楚文,而实际上也确实没有合适的配型。而钟昊然在他儿子钟锦轩一次偶然拿同学照片给他看的时候,见到了方美琪的项链,由此猜想方美琪可能是当年的那个孩子,他偷偷做了鉴定,确认了方美琪是方楚文的孩子后,思虑再三,最后让钟锦轩先把方美琪弄到手再说,而方杰出事后,钟昊然更是觉得天助有心人,就让钟锦轩一定要把方美琪弄到手,等方杰死后,就操纵方美琪去争方楚文的股权,不得不说他的心思够阴险的,可是钟锦轩性格多变,感情不专一,也没有花多少心思放方美琪身上,所以事情的走向也没有如钟昊然的意。

  如果说方楚文第一次遇到方美琪看到项链的话,他可能就是有些惊喜,丢失之物多年之后又物归原主。而第二次遇到方美琪的时候,那就是激动了,他突发奇想,这个会不会是自己的女儿呢,方杰已经病入膏肓,他也是想抓住这唯一的救命稻草,就吩咐了汤姆克鲁斯调查到方美琪在华氏的体检资料,和自己做DNA比对,让他有了意外的惊喜。

  听了方楚文的话,方美琪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她先是一愣,退后两步,看了看眼前的父亲,摇了摇头,冷笑道:“我说呢?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事让我遇到,原来是有原因的,我真不该存有幻想”说完,她把手里的亲子鉴定搓成一团扔到了一边,抓起桌上方楚文重新组好的项链转身就要离去。

  方美琪虽然善良,可是这并不代表她愚蠢,她觉得自己明显被利用了,即使面前的人和他有血缘关系,可是也不想帮他。

  “站住!”方楚文横眉怒目喝住方美琪,他被方美琪的所作所为激怒了,现在他可是心急如焚,也正是如此才直接开门见山让方美琪帮自己。

  方美琪虽被喝住,可是她也没有回头,此刻很是难过,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似得。

  “无论如何,他都是你哥哥,他的一线生机就在你身上,你就不能帮帮他吗?”方楚文还是想耐心劝导方美琪。

  听到如此言论,方美琪被气笑了,转过身来,看着方楚文冷冷地说道:“哥哥?这么多年我连见都没有见过这人一面,就是我哥哥?我为什么要帮我不认识的人?”

  方楚文似乎有些不耐烦,深吸一口气,皱眉问道:“那你出个价吧,多少钱都行”

  “呵呵,你有钱是你的事,我不稀罕,我够吃够花就行,才不想要你的臭钱,更不会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方美琪对方楚文这一套很是反感,说完后就想要走。

  见到方美琪不肯合作,方楚文恼羞成怒,眉毛一挑,说道:“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没了工作,让这个城市,这个国家的人都不敢聘用你”

  方美琪虽然停住了脚步,可是她并不屈服,冷冷地回道:“我信,但是我去要饭也不会帮你的”说完作势拉门而出。

  此时方美琪倔脾气可是上来了,虽然她外表柔弱,但是并不代表她是好欺负的。

  方美琪虽然用尽力气拉了拉门,可是门却丝毫没有响应,像是被胶水粘上了似得,而背后的方楚文哈哈大笑,说道:“你就别想出去了,你不开口答应,你是绝对出不去的。”

  见到打不开门,方美琪放弃开门,冷哼道:“什么父亲?什么亲情?你只不过把我当成救你儿子的药罢了。”

  听到这话,方楚文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就是你说得那样,我就是把你当成救我儿子的药,你算什么东西,你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意外,而既然你存在了,就肯定是有道理的,而这个道理就是救我儿子。本来我可怜你,想给你些补偿,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这栋别墅没有我的吩咐,你是绝对出不去的,什么时候想出去就打我的电话吧”

  说完,方楚文留下一张名片在书桌上,与方美琪擦肩而过,顿了顿,说道:“不要想着逃跑,也不要逼我用更激烈的手段来逼你,你要清楚我不是求你,我去和医院联系一下,你就准备准备吧”

  方楚文的话就如同命令,任何人也不能违背,说完打开门拂袖而去。留下的方美琪心里倍加难过,连连退步,靠到墙上,身子无力地滑下,眼角的泪水滴滴落下,最后握着手里的项链抱膝靠墙而坐,忍不住呜呜地哭出了声,手上被十字架上的印泥染红也浑然不知,而窗外的夕阳也步步落下,仅存熏黄的余晖留在屋里,似乎有些凄凉……

  方美琪因为意气之争暂时身陷囹圄,可是也有人被纠缠,十分的烦恼。

  这一大清早,华云飞就被小文哲吵醒了。

  “伯伯,伯伯,起床了……”小文哲也是精神十足,一大早就来叫华云飞起床,摇着贪睡的华云飞想弄醒他。

  “别闹了,文哲,再让我睡一会儿……昨天我加班回来的,让我再睡一会儿……”华云飞迷迷糊糊吐词不清,连眼睛都没有睁,翻个身子就又睡了过去。

  “伯伯,起来了,太爷爷来了……”小文哲一边小声提醒,一边使劲的摇他的胳膊,想叫醒他。

  华云飞睡得迷迷糊糊,嘴里嘟嘟囔囔道:“什么‘太爷爷’?先让我睡一会儿”

  华云飞的眼睛依旧半点没睁开,想拨开小文哲的手,可是床边传来声音道:“云飞,怎么还没起床?”

  “嗯,没起呢”虽然听见这声音一时没反应过来,可是接着华云飞眼睛一睁,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华芸生就拄着手杖站在他床边。

  华云飞赶紧起身,严肃道:“是爷爷呀!我这就起床,昨天加班有点晚了,就多睡了一会儿”

  华芸生也是明白,点了点头说道:“工作不用太辛苦,也不用事事亲力亲为,你是为公司指导方向的船长,不是一个舵手。”

  “爷爷说的是,云飞记住了”对于华芸生的话,华云飞一向都牢记在心,也尽量按他的吩咐去做。

  “快点穿好衣服下来吃早餐吧,就等你一个了”华芸生不紧不慢地催促华云飞,可是华云飞还是很是听从,不等华芸生出门,就赶紧起床穿衣梳洗。

  “伯伯,昨天你说了今天要带我去海底游乐园的,你别忘了”华云飞急匆匆地穿衣,而小文哲则在一旁提醒。

  华云飞听了,心里一慌,昨天只是嘴上说说,这事根本没有记在心上,华云飞只能赶紧解释道:“这个……文哲,要不然改天再陪你去玩吧,我公司还有事呢”

  见到华云飞如此应付,小文哲也没辙,小嘴一撅,眉头一皱,两手抱在怀里,说道:“那好吧,那上次你答应我的那些都该实现了吧?”

  “什么事?我答应你什么了?”华云飞一边刷牙,一边囫囵不清地说着。

  这下子小文哲可是有些急了,上前扯着华云飞的裤子说道:“诶!你不会是想不认帐吧?上次奶奶生日那宴会上,我帮你知道仙女姐姐的号码了,你答应我的。”

  被小文哲这么一提醒,华云飞想起来似乎真的答应过他这些事,两手拍着小文哲的肩膀说道:“你说的是这件事呀?可是遥控无人机我不是给你买了吗?还是最新款的呢!”

  “诶!诶!我说的又不是这一件,你可不许耍赖”小文哲依旧不放弃。

  被这小家伙缠着,华云飞有些不耐烦了,说道:“这样吧,这些事等吃过早饭再说行吗?”

  小文哲白他一眼,说道:“我刚刚才吃过,还是太爷爷叫我来喊你的呢”

  “那这样吧,我们俩玩捉迷藏,你藏起来,我要是赢了上次答应你的事就取消,要是你赢了,我就立刻实现怎么样?”

  华云飞边打着领带,边敷衍小文哲,可是小文哲却当了真,睁大眼睛疑惑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我可要数数了,1,2,3……”

  见到华云飞数数,小文哲也是慌了起来,边跑嘴里边念叨着:“等我一下,我先藏好再数”

  见到小文哲不见了踪影,华云飞摇头笑道:“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说完下楼用餐去了。

  “云飞,怎么这么晚才起床,大家都快吃过早饭了”华母关切地问着。

  华云飞坐下后解释道:“昨天加班了,有些累,就起得晚了些”

  “云飞,和木氏合作做得怎么样了?”华东强不紧不慢询问着公司的事物。

  华云飞放下粥里的勺子,抹了抹嘴,说道:“哦,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合作得很成功”华云飞对这次自己独立做地案子也很是满意。

  华东强点了点头,说道:“做得不错,那你和巧巧最近相处地怎么样?”

  “巧巧?”华云飞被这突如其来问题搞的摸不着头脑,含糊其辞道:“还可以,她挺好的”

  “那我就放心了,那你考虑什么时候订婚呢?”华东强继续追问。

  “订婚?!”华云飞和华梦婷都被这话惊到了,异口同声脱口而出。

  “爸,我为什么要和她订婚呢?”华云飞迷惑不解,也是有些急了,谈起这些他莫名地想起了梁雨绮。

  华东强解释道:“和她订婚对我们华氏很有帮助呀!要是和云家结合了……”

  “东强!你扯远了”华芸生看不下去,劝华东强闭嘴。

  可是华东强反而有些急了,看着华芸生解释道:“爸,您不知道,云家在海外地产行业算是领军人物,而我们在这一领域还有待拓展……”

  没等他说完,华芸生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华氏暂时不涉足这一领域,重心还是放在高科技研发上,就别谈这个了,再过几天就是中秋了,到时候家里热闹热闹。”

  虽然话被打断,可是华东强依旧不改其心,继续上前劝道:“爸,我们华氏在高科技研发已经领先其他人很多了,我觉得涉及其他领域更有利于华氏发展……”

  “够了,不要再说了”华芸生这次是动了真怒了,他把筷子“啪”地一声扣在碗上,瞪着眼睛说道:“什么这个有利,那个有利,华氏到底该怎么走下去,你清楚还是我清楚?就算华氏要涉足新的领域我也不会用自己的孩子做纽带的。”

  “爸,我这是为了他好,云家实力雄厚,而巧巧和云飞又真心相爱,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华东强依旧想劝服华芸生。

  “哼,‘一举两得’?梦婷就是你的‘一举两得’才变成这个局面的吧?当初我就不该默认你撮合梦婷的婚姻,她还这么小,能懂得什么?要不是你插手,她应该能过得更好”华芸生的声音又大了几个分贝,而华梦婷鼻子酸酸的,眼圈红红的,低头不语。

  “好了好了,别吵了”华母有些看不下去了,出言调停,可是虽然表面上是因为华云飞而引发的争吵,实际上却是华芸生和华东强为华氏掌控权的一次交锋。

  华芸生没有理会华母的劝阻,直接离席,看着华东强说道:“你跟我来一趟”

  友从天降



友从天降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7707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