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选择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记忆是座伤城第271章 选择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杨枝独自在家里呆了两天之后,林池哥哥终于在下班后上来看她。

  前两天,林池说张叶要待在家里养胎,无聊得紧,于是就把杨阳接回自己的家里作陪,连晚上都没有把杨阳送回来。杨枝怎能不明白林池哥哥的用意,哥哥是想让她独自冷静几天,否则楼上楼下的近距离,至于留宿么?

  “想好了么?”林池在沙发坐下,忽而问道。

  杨枝听得莫名其妙的,难道她现在是要做什么决定吗?

  “秦友誓和孟涵恩,你总得有个选择吧?”林池说话的说话,没有看向杨枝,似乎心里在思索着什么。

  杨枝好不容易放松些的心情瞬间又变得沉重起来。

  “他们两个都碰到一起的,你迟早都得给一个答案的,拖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尤其是你。”林池说,“我怕拖久了,你会不忍心说出心里的答案,无论你的答案是谁,你终归至少都会伤害他们其中一个的,不如趁早解脱,也趁早面对自己的心。”

  杨枝凄然一笑,“难道,我还会有可能选他么?”

  林池知道,杨枝指的是秦友誓,于是再也忍不住要说出当年的真相了,反正杨枝也知道自己有那么一个父亲了,也就没有理由继续隐藏下去了。

  “有件事情,我现在得告诉你了。”林池一脸严肃地看着杨枝,接着把当年秦友誓当年不得不离开的真相告知杨枝。

  杨枝听罢,整个人呆若木鸡,好像是听了一个离奇的故事,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隔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看向林池,痴痴问道:“哥,这个故事一点都不精彩。”

  林池已经不想再让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了,直接戳穿她最后的一层防备,说:“是不精彩,但是真实。他为了你,付出了很多,也独自承受了很多。你也看到他现在的改变了吧?现在的他,就像以前的你,被困住了,需要有一双手拉他一把,把他带出来。”

  杨枝觉得有一股气堵在她胸口上,她用力咽了又咽,才把那口气给吞下去。可是这么一来,她整个人想僵硬地痉挛了一下,然后突然想吐,特别想吐,可是她冲进洗手间干呕了很久,却是什么也吐不出来。

  林池静静地坐着沙发上,听着洗手间里传来的声音,无动于衷,但是整个人的神色很凝重,不知道他是用了多少力气才能把自己给控制住。张叶说得对,他拼命呵护的小女孩总是要长大的,他得在适当的时候放开手,小女孩才能独自强大起来。

  洗手间里呕吐的声音,慢慢变成低声抽泣。林池站起来,缓缓地看了那扇门好一会儿,想要开口说句“我走了”之类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地离开,轻轻地把门锁上。他相信,他守护的小女孩,已经有能力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也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感情。

  杨枝知道林池哥哥已经走后,终于不再抑郁自己,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哭到自己都觉得自己傻,才终于带着泪笑了。

  第2天,?她把自己收拾好,就去见了孟涵恩。

  自从那天从山上回来之后,孟涵恩给她发过几次消息,她一次都没有搭理过,现在,是应该给人家一个交代了。

  见到她的时候,孟涵恩勉强地笑了笑,说:“我以为,你再也不想理我了呢。”虽然他极力控制着,可是语气里还是流露出些许的委屈。

  “为什么?”杨枝也是笑得十分勉强,“你又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今天约你,是想谢谢你的。”

  她本来想一口气说出来的,但是担心说出来了,她连一顿饭的谢意都无法表达了,于是转头叫来服务员,先点菜吃饭,待孟涵恩吃饱再说。

  孟涵恩似乎预感到了些什么,只是应付地吃了几口就说饱了,然后静静地看着杨枝,说:“谢礼我收下了,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的?”

  杨枝收去脸上礼貌的笑容,“我刚才说,你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可是我接下来却要做一件对不起你的事了。”

  孟涵恩虽然早有预感,但是心态还是有点崩,他竟慌忙说:“可不可以不要说?”他这反应,差点把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杨枝却没有听他的话,紧接着说了一句:“我们分手吧!”

  他们两句话几乎重叠在一起,但是彼此却把对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的。

  时间仿佛静止了好几秒。

  孟涵恩还算大度,首先打破沉寂,说的却是:“是因为他吗?”

  杨枝没有回答,却道歉说:“对不起。”

  又是久久的沉默。

  就在杨枝准备离开时,孟涵恩又问:“从我认识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你是个有故事的人,可是我不介意,我相信我的温度是可以温暖你的。现在我特别想知道,我真的有温暖过你吗?”

  杨枝点头,差点就热泪盈眶。她想,要是没有秦友誓,要是秦友誓没有回来,要不是得知当年秦友誓是因为她才离开的,她是会选择眼前这个大度、温柔又有力量的绅士的。

  “可是,你终究还是要选择他。”孟涵恩凄然地说,“这么多年,你都放不下去他,还真是叫我嫉妒。扪心自问,我不觉得自己比他差的。”

  “你很好,你一点都不差。”杨枝极力地控制着自己说,“只是,这是我欠他的。”

  “你欠了他的,就要回过头去,以身相许?”孟涵恩忍不住冷笑起来,“可是你欠我的呢,打算怎么还?”

  杨枝心知,感情的东西,最难还,自己怕是还不了,干脆也就不回答了。待孟涵恩的笑容消失,她起身说:“我该走了。”

  走到门口,孟涵恩突然追了上来,说:“我送你吧,就当最后一次。”

  感情的的诀别,最不宜拖拉,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所以杨枝当即拒绝说:“不用了。”

  走向出租车的时候,她听见孟涵恩在她身后说道:“不管你信不信,你是我唯一想要豁出去保护的女人。我第一次想要不顾一切轰轰烈烈爱一个人……”

  杨枝听得浑身一颤,她怕自己会后悔自己好不容易做出的决定,于是一头钻进出租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孟涵恩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低声地说了一句:“可是……好像体会到了刻骨铭心的痛呢。”

  记忆是座伤城



记忆是座伤城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7070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