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158章嫁祸 回到首页

第158章嫁祸
桃源剿匪记第158章嫁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158章嫁祸

田进财刚死时,田横财就打着田进财的6个丫环主意,想和田月宝把6个丫环分了。但田月宝觉得大哥刚死,尸骨未寒,暂时不能分。田横财也觉得是。他就想待田月宝坐上宝座后,就可以“开斋”了,没想到田月宝说是想用那几个丫环来诱惑余连长的,他觉得也是,就不敢打那几个丫环的主意了。但过了几个月,他竟然发现,田月宝把6个丫环都“吃”了!他心里直骂:他奶奶的,我说要分人,你娘的却说不能分,原来是千方百计独吞了!

他娘的,欺人太甚了!田横财哪吞得下这口气?但田月宝也坐稳宝座,山头里的人都听他的,田横财无论如何,都是不能与他硬拼的。怎么办?

田横财虽然比较没主意的人,但他也知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的道理。他心里暗暗骂着:老子明打不过你,难道暗的也打不过你吗?

从此,他装着什么也知道,暗地里却一直找机会,要把田月宝扳倒,自己来做上宝座。只要坐上了宝座了,那些丫环还不是他的?

色字头上一把刀,田横财为了女人,就暗暗下决心要把田月宝干掉。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见到从田月宝那回来的田智安,田横财突然一个激灵:田月宝坐上宝座,只是暂时做上的,等到田智安长大后,宝座是要让回给田智安的。若自己把田智安给做了,大家还不怀疑是田月下的毒手?到时,嘻嘻……这个镬就让田月宝背吧!

无毒不丈夫!这可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机会!

鹰头山的内院起得比较独特,在群屋里,中间是个通道,两边是房间。通道并不太暗,因为有许多明光(玻璃瓦)采光。田横财见四下无人,就招手让田智安进入一间空房里。田智安是田横财的亲侄子,他哪想得到对方会害他的?他直接入来,正要开口问有什么事时,田横财已一下用手捂住他的口鼻,直到把他捂死……

到了傍晚,温玉婧还不见田智安身影,就急忙到田月宝那找人。田月宝听了大吃一惊:“嫂子,安侄早已回去了?”

“早已回去了?”温玉婧大惊失色:“他一直没回来啊?”

“会不会到其它地方玩耍去了?”田月宝也急了,毕竟人是从他这就不见了,他也怕……

于是,两人叫人一齐去找。但把山头都找过一遍了,也问了平日里与田智安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但还是没找到人。大家就担心田智安会不会掉下悬崖下里?忙派人下去寻找,忙乎大半夜,仍没找到田智安。温玉婧急了,冲着田月宝发狠话:“二弟,智安是在你这丢的,你如果不把他找回来,你等着瞧!”

“大哥,侄子到底在哪啊?”田横财不错时机地火上泼油。

“我哪知道啊?”田月宝也慌了,见大嫂发狠地望着他,他双手一摊:“我真的不知道啊!”

“田月宝,你别诈懵吃鸡椎(装懵扮傻。鸡椎:鸡屁股),你不把智安交出来,我就跟你拼了!”温玉婧只得一子,她也觉得肯定是田月宝谋权害命了。

“大嫂,我真的不知道啊!”田月宝喊起冤来,“侄子确实是下午就回去的了啊!”

“你不把他找不回来,你就拿命来抵!”温玉婧狠狠地丢下一句,就带人去找了。

第二天上午,大家终于在一间房间角落里找到了发硬的田智安尸体了。

温玉婧一见到儿子的尸体就晕了过去,醒来时就哭天抢地呼喊着:“安儿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哭了一会,才明白过来,发疯地哭着:“是哪个王八蛋杀死我的儿子的,你他妈的给老娘滚出来,我不剥你的皮,抽你的筋,我誓不做人!”

见到田月宝在旁,她一下扑过去:“说,谁杀了我的儿子?”

“大嫂,我真的不知道了!”田月宝浑身颤抖着,直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田智安会给人害死的。

“你会不知道吗?”温玉婧发疯地打着,“他来你那还是好好的,但一去就不回来了……不是你害的,是谁害的?”

“大嫂,我这回是跳落黄河也洗不清了……”田月宝欲哭无泪,“他真的是离开我那后才给人害的!”

“田月宝,你那点小心思我会不知道吗?”温玉婧发疯地厮打着:“你怕安儿长大后,你要退位给他,你就就……下毒手了!你他妈的还是人吗?”

“田月宝,我想不出你会这般恶毒的!”田横财终于抓住机会一刀“捅”了过去,“本来已说好了,你是暂时坐上宝座的,待安侄子长大后,你就让位给他的,没想到……没想到……你也太狠心吧,竟敢对大哥唯一的儿子下毒手!”

“二弟,我真的没有对侄子下毒手啊!”田月宝浑身哆嗦着,“你们要信我啊!”

“我不怕你不招!”温玉婧气得大喊一声:“把他抓起来,点天灯侍候!”

点天灯是最残酷的刑法,把人倒吊在大树下,先打个皮开肉绽,然后把火水(煤油)灌入屁股眼里,再用灯芯插入去,点着灯芯。也有把人的肚子剖开,利用肚子里的脂肪可燃性,来点火。无论是哪一种,都是生不如死的。

田月宝一听到要对他点天灯,吓得惊慌失措,转身就跑。

这一跑,大家都以为他是做贼心虚了,忙追了过去。田横财一不做,二不休,喊了声“开枪”,就举枪把田月宝撂倒。大家上前,一陈乱枪,把田月宝打死了。

温玉婧上前踢了一脚:“你死了,也不能便宜你!”然后发疯地跑到田月宝的家,把田月宝的两个儿子抓到,发疯地喊着:“你让我断后,我也让你断后!”然后几枪,就把田月宝的儿子枪杀了。

田月宝的老婆乐花霞见状,痛不欲生,哭喊着:“我跟你拼了!”抄起一张椅上猛力向温玉婧砸去,把温玉婧击倒在地上。

乐花霞拾起椅子正要第二轮砸击时,给人一下子逮住了。

温玉婧闪了一下,没给砸中头,但给砸中肩头,惨叫不止。当她给人扶起身时,一见到乐花霞,不禁咬牙切齿:“你去死吧!”就举枪连开三枪,把乐花霞打死了。

田月宝的小老婆赛仙花、千人迷吓得脸无血色,她俩终于站不住了,一下跪在地上,求饶起来:“大嫂,饶命啊……”

“把她俩押下去!”温玉婧吼叫一声,见手下上来把两人押走了,她仍杀气腾腾:“我要把那个王八蛋的老母给宰了!”

田横财知道嫁祸给田月宝,肯定会闹出大事来的,但见温玉婧发起凶来,连田月宝的母亲也想杀,他忙上前劝着:“大嫂,她可是你的阿婶啊!”

“我管她是阿婶还是阿叔,他杀了我的儿子,我就要让他老娘偿命!”温玉婧一顾劝阻,闯入西房里。

田月宝的母亲卧病在床,听到乱哄哄的喊叫声,她忙起身想看个究竟,没想到刚一出房门,就给温玉婧2枪打死了。

温玉婧还不解气,又把田月宝的3个女儿也给抓起来了,关入大牢里。

桃源剿匪记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6732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