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锁定凶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桃源剿匪记第156章锁定凶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156章锁定凶手

  天一亮,余连长就和艳倩带着30人来到昨晚那条河边。余连长交待着大家:“凶手可能没时间,也不敢在河边里洗衣服上的血迹,怕给人看见了生疑,最大可能是把沾有血迹的衣物压在河里。还有,凶器也可能丢在河里。大家要仔细地寻找!”

  “是!”

  于是,大家分开而找。

  河边乱草多,但凶手没有在草丛里藏匿带血衣物,否则小黑会嗅到的。

  找了将近一个小时,一名战士从河里捞上一件上衣来:“连长,找到了!”

  这是一件普通的灰色上衣,由于沾血不久,在河水里浸的时间太久了,差不多12小时了,血迹已没了。口袋里也没有东西。

  余连长仔细地看,也看不出有任何价值的东西来。让小黑嗅,小黑也嗅不出气味来。

  “雄哥,咋办?”艳倩本来以为找到衣物,让小黑嗅后一追寻,就能把凶手抓获了,没想到这回小黑不灵了。

  “倩妹,如果是你作的案,你会怎么逃?”余连长突然问。

  “还有怎么逃?”艳倩想也不想就说,“我当然是逃回县政府里,向老公自首啦!”

  “肯定不是!”荷花一本正经地分析着:“肯定是你舍不得老公,逃回县政府里,拉着老公一齐逃。”

  小花听了捂嘴偷笑。

  余连长哭笑不得:“说正经的!”

  “两公婆,要正常吗?”艳倩仍撒娇着。

  “哎呀,看来堂姐是没睡醒!”一向不言笑的小花也笑了起来了。

  “错!”荷花不客气地说:“是没睡够!”话刚了,她的耳朵就给扭住了,她叫了起来:“哎哟哟,我说我自己没睡够,关你什么事啊?!”

  艳倩放开荷花,就认真地说:“如果是一般人做案,会吓得直跑回家去。若是老手,会有反侦破能力,一定不会向家走!这里是老陈家的南面,凶手应该在老陈家里的东、西、北面!最多也是东南面、西南面,绝不可能是南面!”

  “你分析不错!”余连长很欣赏妻子的分析,“你带小黑去下游看一下,若凶手从河里游下去,他也一定有上岸的地方的。”

  “是,余连长!”艳倩就带着小花、荷花和3名女民兵带着小黑走了过去。

  行了有几百米路,小黑仍没反应,艳倩知道小黑找不到嗅源了,只得往回走。回到看到丈夫仍在研究那件衣服,她失笑起来:“雄哥,你想从衣服里找人,那可是大海捞针啊!”

  “大海捞针也要找!”余连长已决定,从衣服里找人。

  于是,余连长让2名公安和3名女民兵,拿着那件衣服,走街串巷去让人认认,看看有没有人认得这是谁的衣服。余连长和艳倩几个人,带着小黑在城里到处走,希望小黑能意外发现味源。

  但忙乎了一个上午,几路人都一无所获。

  中午饭后,在会议室里,又开案情研究会。

  余连长拿着已干透的灰色上衣说:“由于这件灰色衣服是老百姓常穿的款式,没人认出是谁的衣服。而这件衣服,又是我们唯一的线索。请大家说说自己的想法。”

  吴队长突然提出一个问题:“连长,如果凶手不在城里居住的话,我们以衣服找人,也是找不到人的啊?”

  大家心里一惊:“对呀!”

  “凶杀案发生时间是晚上做晚饭时间,大概是7点半左右。而我们现在城门关门时间是傍晚6点钟,凶手昨晚肯定是在城里过夜的。”余连长分析着,“现在城里已没有露宿流民,也没有乞丐,凶手不会在屋外过夜,肯定有居住的地方。”

  “连长说得对!”苗小丫说出自己的看法:“如果是土匪蓄意制造城里恐慌而杀人的,那么土匪肯定有住所的,这样才不容易暴露给抓。若是见财起意杀人的,那就是城里人,自然也有住所的。”

  大家听了也觉得有道理:“这分析也对。”

  谭指导员突然问:“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凶手会不会冒险住客栈呢?”

  邬排长说:“今早我带人去客栈找过了,几家客栈里,都没有可疑人。问掌柜的,掌柜都说住店的都是做生意的,忙乎一整天,客人都早早睡觉了。”

  余连长分析着:“如果是土匪想制造城里恐慌而杀人的,那应该还会再作案,因此是潜伏在城里的土匪作案的可能性极大,退一步万一来说,是城外借宿的土匪干的,由于我们对进出城门盘查很严,土匪也不敢出城。因此,凶手仍在城里。大家一定要千方百计,把凶手抓获!”

  “雄哥,就凭这件衣服,大海捞针,能捞到针吗?”艳倩头也疼了。

  “从土匪作案动机来看,不可能是单纯的制造城里恐慌……”余连长猛然想起了:“会不会是声东击西,让我们注意力放在破案里,土匪打地上粮食的主意?”

  “这有可能!”大家都点头。

  “这样吧,谭指导员先撤出案件工作,专心对付土匪其它阴谋。”余连长交待着,“我干多两天,若破不了案,就由吴队长负责查下去。好了,大家出去看看!”

  艳倩起身时,袖子不意给桌角勾开线了,她忙说:“雄哥,你等等我,我回去缝缝袖子!”

  余连长听了一个激灵地欢叫起来:“对!找裁缝!”

  “找裁缝?”大家都一头雾水。

  “这件衣服很新,看来是今年过年做的新衣服。”余连长兴奋地说,“裁缝师傅做衣服,手工都有自己的特点,应该认得出自己做的衣服。”然后拿着衣服叫了声:“走!”

  见妻子跟来,余连长問:“你不是缝补袖子吗?”

  “你以为你老婆是个大姑娘呀,袖子开了一点线都不敢出门?”艳倩见有眉目了哪肯错过,一挽丈夫的手:“走吧,袖子开线,不会走光的!”

  找了几家裁缝店,师傅都说不是他们做的。

  当来到一家陈记裁缝时,裁缝师傅仔细地看了衣服后,终于“哦”了一声。

  余连长大喜:“师傅,这衣服是你做的?”

  不想师傅就这么一句:“不是!”

  大家的心正像飞上山顶又马上掉落山谷时,师傅也太皮了:“但我知道这衣服是谁做的!”

  “谁做的衣服,你都看得出?”大家又惊喜又有些不信。

  “那当然!”师傅得意地说:“这衣服走针行线,是反向缝线的,裁缝是个左撇子!”

  余连长拿过衣服仔细看,也看出来了,激动地说:“对,是左撇子!”

  裁缝师傅捋捋胡子,得意地说:“县城裁缝里,就只有老张是左撇子!”然后指指:“左拐几十米就是了!”

  “谢谢掌柜的!”余连长一行高兴地与师傅道别后,好快就来到一剪梅裁缝店。

  张师傅得知来意后,仔细地看了衣服,就肯定地说:“这件衣服,确实是我做的!”然后指着衣服说:“行针走线方向,是从左到右;开针回针3下,收针也是回针3下,这是我独特的工艺,是防止脱线的。还有,我做的衣服,是看不到线头的!这不要说是桃源县,就是桃源市里,我也是数一数二的!”

  艳倩拿着衣服看了看,惊叹起来:“真是看不到线头的!”

  “那当然!我虽然是个裁缝,但对工艺,都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张师傅得意洋洋。

  “掌柜的,你可与我姐比一比了!”荷花见他自吹自擂,就叫将起来了。

  张师傅怔了一下:“哦,你姐也是做裁缝的?”

  “不!她是卖瓜的!”荷花一本正经地调侃着。

  张师傅一时脑筋转不过弯来:“不同行,不能相比啊!”

  见荷花还要说下去,艳倩忙把她拉走。

  “掌柜的,那你知道是帮谁做的衣服吗?”余连长小心地问。一个裁缝,虽然认得自己的手工,但记得给谁做的,可能性也不大……

  “哎呀,我做衣服千万件……”张师傅一句话,让大家的心不是落在山谷里,而似掉在海底里!但张师傅话锋一转:“只是这件衣服我特别有印象!”

  张师傅说到这,就指着衣服的钉纽背面说:“当时顾客布料不够,就差这么尺子大的布,我就说用我的比较浅灰布补上,顾客也同意了。所以我对这件衣服印象很深。”

  “师傅,那知道是谁的衣服了?”余连长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我看看……”张师傅拿起帐薄认真地查了一会,手指头终于点在一个人名上:“就是他,陈子文,剃头巷3号!”

  余连长激动地核对了一下,道了声“谢谢”,就左手一挥:“走!”

  于是,大家快步向剃头巷走去……

桃源剿匪记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673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