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六两砒霜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桃源剿匪记第118章 六两砒霜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118章六两砒霜

  和记商铺已关门,余连长拍门叫了几声,就把掌柜叫开了门。掌柜很惊讶地问:“客官,有什么事?”他已认出余连长和艳倩了,但他不问也当不知对方是谁。

  入了铺,余连长转了一圈,问:“掌柜的,还有砒霜吗?我要买一钱……”

  “有有……”掌柜似作随口地问:“客官要它干吗?”

  “抓老鼠……”余连长一笑,掌柜也一笑:

  “哦,明白……”

  好快,三人就带着砒霜回到席街13号,艳倩把砒霜让小黑闻闻,小黑闻后,立马到处嗅着。小黑的嗅觉真的好灵敏,在厨房外的小院子里的鸡笼旁边嗅了嗅,就无声地对着鸡笼冲冲头。余连长马上把鸡笼挪开,弄走地面上装鸡屎的纸板,见地面上有动过的地方,马上开挖,好快,就把一包用雨衣纸包着的东西起了出来。打开一看,果真是一包砒霜!

  “这是什么?”余连长拿着这包砒霜让两个抓获的人看了看:“说吧?”

  见他俩不开口,余连长正要叫“带走”,突然他想起什么,就让小黑闻闻枪,然后叫着“搜”!却见小黑没动,他正愕然之际,艳倩笑了:“你的话,它是不听的!”她得意地冲着小黑叫着:“搜!”小黑立马就嗅闻起来。

  好快,小黑又把埋在院子角落里的三把驳壳枪、一百二十发子弹、八个手榴弹也嗅了出来!艳倩欢喜得把它抱起吻了一下,才让它再到处嗅闻着,看看还有没有枪支弹药。但已搜不到。

  余连长让李波带着四名战士守在屋里,自己带着其他人押着两人回到县政府里。

  这两个土匪十分顽固,无论问什么,他俩都闭口不答。无法从他俩那得知他俩哪个是冬蝉,还是两个都不是,以及在什么地方下毒。

  在审问中,苗小丫把砒霜拿去秤,结果只有五两,少了一两……

  审问结束后,当余连长他们得知砒霜少了一两,都大为震惊,大家就在一起研判着。余连长说:“土匪下毒的事还远没结束,要么下毒的土匪至少有三个,其中一个没露面,而且还是带着一两砒霜;要么这两个土匪已下了一两砒霜的毒。我判断前者可能性比较大,那就是还有一个土匪还没落网。现在已经是正月十的土匪抓获。在没抓获之前,我们一定要做好防范工作:一,现在开始,不准食物从外面进来,14、15、16这三天,全吃我们的备用粮;二,加强医院的防范工作,把医院里的伙房工作人员全撤下,换上我们解放军或民兵来暂时做饭,对于一切食物,都要用银针检查一遍,还要让鸡先尝食一些,确保没有毒,才给医生病人吃。三,对各个水井都要派人盯着,并以查检卫生为由,对所有打水的水桶,都要检查,以防土匪对井水下毒。大家还有没有其它补充的?”

  “连长,我们的大米是没问题的,连部有战备粮食,即使一个月不买,也够吃。”谭指导员想了想说,“但是,瓜果蔬菜,恐怕只能够两天吃了……”

  “我们把两天的菜,分成三天来吃,是不成问题的,我们要以安全为主,只能是样的了。”余连长回答着,然后望着邬大为:“你会后就派人把县政府里的水井检验一下,还要沠两名战士把守水井,确保安全;食堂里除了炊事员,其他人不准进入,在食堂门前屋后,要派人把守,不能让闲杂人进入。明白没?”

  “明白!”邬大为点头回答。

  “连长,土匪会不会声东击西,或者使的是障眼法,明是用砒霜投毒,暗地里却用其它毒品投毒?”苗小丫忍不住提出自己的想法。

  “这个可能性当然有,但可能性真的不大,除非他们提前知道我们已获知他们投毒。”余连长看了看大家一下,就说下去:“但是,在我们还不知道土匪要投毒时,土匪已买了砒霜,显而易见,土匪做准备时,我们并不知道他们要下毒,若他们用买砒霜来做障眼法,反而会暴露他们投毒计划。”

  “这也有道理。”谭指导员同意他的意见,“冬蝉给了情报诗后,第二天也就是初二,土匪已购买了砒霜,当时他们肯定还不知道山猫已给我们抓获了。现在,土匪应该知道我们抓获了山猫,但山猫也不知道诗的内容,土匪会判断我们也不知道土匪的计划,仍会按计划行动。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大。”

  大家也称是,于是,余连长说:“大家就按这个思路去办。由于土匪猜到山猫已给我们抓了,他们可能会提前行动,我们必须提前做好防范,今晚开始,对县城里各个水井进行暗中保护,防止土匪对水进行投毒。”

  这几天,解放军对县城里的水井都了解清楚了,于是,大家就对怎么样安排暗中保护水井的事进行讨论。苗小丫提出:“我有个想法,我们是不是把土匪要投毒的事公开,让城里的老百姓都参与防范土匪投毒的行动中?我们只有几百人,若加上城里的老百姓,那可是好几千人的了!”

  “这会不会一是打草惊蛇,二会带来恐慌?”谭指导员觉得她的想法是好的,但问题也是挺多的,一旦城里恐慌起来,可能会有不可控制的事情发生。

  “这个方法我觉得可行!”余连长支持起来,“与其偷偷地保护,不如让大家一起保护。面对成千上万对眼睛,土匪的行动肯定会有很大的顾虑……”

  苗小丫又提出一个建议:“我们还可以要求人们在晚上不要去打水,这样我们的工作就轻得多了。只要有人晚上去井边,这个人就是可疑人?”

  “好!”余连长也同意她的意见,“我们马上写上安民告示,告知大家不要在晚上去打水,一齐提防土匪在井里下毒。”

  大家都称好,于是,大家决定,在晚上七点到早上六点,不准人们在井里打水。这个告示马上写好,贴了出去。并让打更的传话开去。原来打更的是土匪,现在已换成民兵了。

  这晚里,由于公告比较迟,有几十个人到井里打水。解放军一边向他们宣传工作,一边用自己的水桶帮他们打水,确保水井里安全。

  而在席街13号房里,五人分两人在楼上,三人在楼下蹲守着。如果下毒的人不止两个,其他人可能会来这里联系,因为砒霜和手枪都在这。

  但一夜没事,大家正松了一口气时,清晨突然传来三下敲门声,大家顿时紧张起来。李波向大家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悄悄上前猛然打开门,却见门前没人,他跑出去一见,见远处有个人在跑,他忙大喊一声:“追!”就带着两名战士追了过去。

  逃跑的是个二十余岁的男子,他虽然跑得快,但跑了一条街,就给巡逻的解放军截住了,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这个男子比较好对付,只审了一会儿,他就全供了。

  原来,他叫刘佳宁,是刘老二的手下,也是下毒的执行者。昨晚,他听到解放军在宣传人们不要在井里打水,好快土匪要在井时投毒的事就传开了。他本来是要在14日晚投毒的,听了这些,他不知所措,就在清晨里去找上头商量。来到席街13号门,他敲了敲门,却没有回响两下拍掌声,却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他担心这里已出事了,转身就逃。结果还是给抓住了。

  土匪确实是用砒霜投毒,没有其它毒药投毒,至于少了的那一两砒霜,在刘佳宁家里找了出来。六两砒霜,终于全部缴获了。

  对于谁是冬蝉,刘佳宁也不知道,他只是那个女人的手下,他连她的真名也不知道,只知道她叫月姐,男的叫宝哥。

  公安审后就开了个小会,由于不知月姐或者宝哥是不是冬蝉,决定继续监视红狐狸,若她还在给人传情报,那就有可能冬蝉还没给抓获。余连长叫这个监视行动做“守株待兔”。大家听了都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名子起得确实十分贴切,大家都叫好。并决定全县不准再销售砒霜,以防土匪卷土重来。

  天亮后,解放军就把三家销售的砒霜全查封买下了,这是对三家商家对这次追查砒霜的配合给予回报,不让他们有任何损失。

桃源剿匪记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673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