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95章 鬼不到三无地 回到首页

第95章 鬼不到三无地
桃源剿匪记第95章 鬼不到三无地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95章鬼不到三无地

经过四河村,来到鹰嘴东南面,果然这里有一大片荒芜地,东、南、西三面靠山,北面靠桃源河,果然是建造土匪俘虏劳动场所的好地方。

“吴大哥,这地方叫什么名子?”余连长看着环境一会,忍不住问。

“连长,这地方名子可多了,单是我们村里的人,有的叫它是三面鬼,有的叫它是三无地。”吴斌接着小帅的手说,“城里人叫它做鬼不到。”

“名叫三无地,这地方是否有点邪?”艳倩失笑起来。以前她比较迷信,但现在她不迷信了。

“对呀!”吴斌指着三无地说,“你们看,这个地方一无大动物,二无大树,三无嘛,没人到这里来活动。”

“对呀,这里怎么会没大树的?”艳倩惊呼着。因为没人活动的地方,应该有大树才对啊!”

“所以怪就怪在这!”吴斌想了想,“从来没有人在这里开过荒,我想只要是土地,都能开荒种地。”

“不错,是土地就能开荒种地!”黄书记马上下决心把这三无地改成粮仓,“这里依山傍水,种稻谷种番薯种玉米应该不成问题。”

“我们把它开荒后,什么都种一点,看看什么好收成,明年就种什么。”余连长提出建议,大家听了都称好。

至于安全的问题,余连长指着三面山说:“三面山并不高,我们在三面山里各修一座炮楼或雕楼,主要是防止外面土匪的偷袭和对俘虏的震胁。在山边拉铁丝网,防止俘虏逃跑。在鹰嘴山边里建一些房子,给俘虏居住,免得他们早上从县城里出来,傍晚回县城监狱里,路上不安全。大家怎么看?”

“余县长,建房子没问题,但建炮楼或雕楼,是否工程太大了?”黄书记担心地问。不管是炮楼也好,雕楼也罢,用石料、砖头都非常多,花费也肯定大的,他怕县政府承担不起。

“黄书记,建炮楼不但是看守俘虏的,也是对四河村有保护作用的。”余连长解释着,“我们把这里守住了,那么三无地、四河村、县城,就会变成‘三连体’,我们就更加安全了!”他首先考虑的是安全,至于石头砖头,他已想好办法了,所以他并不慌。

“对,这里建有炮楼或雕楼,对四河村有很大的安全感。”吴斌十分赞成,“三无地与四河村只隔几百米,两者可以互相照应。这也是我选择三无地的目的。”

“还是起雕楼吧,起两层就够了,人力嘛就让一些比较老实的俘虏来干,这样人工也省了。”余连长说出自己的想法,“俘虏干的好的,起好雕楼后,把他们释放回家。这样,让其它俘虏也看到了回家的希望,更不会造反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反对了!”黄书记也下了决心了,“你们就把它办好吧!”

“好!我们明天就开工!”余连长高兴地说,“吴大哥,石料我们可以就地取材,那边是个石山,好办。砂子从河里挑。我们只要买些石灰就行了。”

“雄哥,那砖头呢?”艳倩急问,“起屋不能没有砖头的,至少也要泥砖啊?”

“这好办!”余连长指着远处的一个地方说,“那边很合适建个砖厂,我们一边采石,一边烧砖,当雕楼地基建好后,砖头就有了!房屋就用泥砖吧。”

山里人,除了地主的房子是青砖瓦房外,村民全是用泥砖起屋的,甚至用树木和草起成草房的。城里居民,也多是住泥砖屋的。

“这办法挺不错,就这么办吧!”吴斌高兴地叫着。

大家又在三无地里随便走走。三无地里的草是长得挺茂盛的,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象。树是有,但不大。地上乱石到处都是,地质比较硬,开荒起来,的确有点难。这里也不是没有动物,蚂蚁、蝴蝶、蜻蜓、小鸟都有,老鼠也有,那蛇肯定也有。只是没有兔子这样大的动物。

行走一会,余连长终于找到了三无地形成的成因了。他用手指着说:“大家看看,这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按山里人迷信来说,是四周无路,也就是说没有活路。但是,我们解放军是不信迷信的,我觉得这里这个宝地:它三面环山,可以减少风力带来的自然灾害,一面临水,有取之不尽的水源,很适合灌溉……”

说到这,他转身问吴斌:“吴大哥,这里是不是会水浸?”

“对,这里几乎每年都有两三次水浸。”吴斌回答,“要不,这里就不会变成三毛之地了。”

“那就对了!这里因为有水浸,所以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开荒。”余连长兴奋地说,“大家看看,这地里是个塘形,河岸边,东水岸好似是山脊向西延伸,只是延伸到十分之八,它就没有了。这里没有‘山脊’的地方,就是下大雨河水浸进来的地方。我们可以在这做个坝,连接‘山脊’,把河水挡在河里,三无地就不怕下大雨时河水浸过来了!”

“这可是个好办法!”吴斌也高兴地说,“这里水浸,多数是脚小肚那么深,只要做堤做到腰里去,水灾就可以消除了!”

“不对呀!”艳倩却叫了起来,“河坝做起来了,河水是涌不进三无地了,但三无地里的雨水,往哪流呀?还不成了个大水塘?”

“往那里流!”余连长指指东面河流下游,“我们刚才到那时,我已发现了那里有个落差大的地方,大家到那去看看,一看就明白了!”

来到靠东山河边的地方,这里果然有一段落差很大的地方,高低相差有五米。余连长指着这个落差地方说:“我们在这里做个排水口,三无地里做些小水渠,就可以解决水浸的问题了。”

“但是,”艳倩还是有问题要问,“我们是解决了水浸的问题了,但用水问题不是要到堤外河里取水吗?”

“这个问题不大。”余连长指着上游说,“我们可以在上游那做个闸门,做个引水渠,把水引到三无地里,就行了!”

“这个想法不错,用水不用挑,省事!”黄书记大为赞叹,“这里做好了,这地方这么大,可能我们解放军的粮食也能自给自足了!”

“雄哥,我还有个问题。”艳倩担心地问:“这个落差,土匪会不会从这跳下去逃跑了?”

“不会!”余连长一下否定了,“山脚做两道铁丝网,这里和闸门做的。”然后指指上下游说:“我们在这里和闸门里都做个哨岗,俘虏想逃,插翅难逃!”

“这个方法很好!”黄书记就问艳倩:“你能发现的问题挺多的,还有没有,要全部说出来,好让余县长在现场里当场解决。”

大家大笑。艳倩想了想,终于摇摇头:“没啦……”

“问题肯定还会有的,我们只能边发现边解决了。”余连长含蓄地一笑:“当然了,土匪是最会发现我们的漏洞的。大家紧盯住土匪,一个一个地把问题解决掉!”

大家都笑着点头:“好!”

桃源剿匪记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6732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