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战后的鹰头山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桃源剿匪记第92章 战后的鹰头山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92章战后的鹰头山

  王小威、朱三炮回到寨子里就不说了,只说田月宝他们吧。一回到寨子,田进财的9个老婆,都哭天抢地,全寨充满了恐惧气氛。这是鹰头山寨从建寨以来,遭受最大的一次损失,连大当家也给打死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因此,土匪全感到危在旦夕,无不为自己的将来悲哀。

  田月宝不想听悲哀哭叫声,就走入聚义厅里,刚刚坐下,田横财马上入来说:“二哥,我们今次……真他妈的惨败啊!”

  “胜败乃兵家常事……”田月宝无精打采地说,“总有一天,我们连本带利地赚回来!”

  “共军真的这么利害,怪不得王大哥一听到共军,就吓得丢了魂似的……”田横财欲哭无泪的样子,“可惜,我们当时满不在乎的……”

  “对呀,如果多听听王大哥的话,就不会有如此下场了……”田月宝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往外走:“可惜,世上没后悔药买啊!”

  两人漫无目的地走着。在一个走廊里,遇上了王八爷的两个新老婆小青和小梅,田月宝不禁色心一动,就对着两个女人说:“这次行动,田大哥和王大哥在象牙山里一齐战死了,你俩咋办?”

  王八爷的两个老婆是田进财赏给王八爷的,她俩对王八爷一点好感也没有,听到王八爷的死讯,她俩也不惊不悲不哭不说话,只木木地站着不动。

  “不如这样吧,你俩一人一个,跟着我和三弟吧?!”田月宝色迷迷地看着她俩。这两个女人,可标致得很,他看到心也动了。

  两个女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她俩是百般无奈给王八爷占有了的,整天都行尸走肉的样子,心已死了,觉得跟着哪个男人都无所谓了。于是,田月宝、田横财一人一个,就把她俩给分了。

  田横财居然还掂记着田进财还有几个年轻漂亮的丫环,他就用手捂着怀里小梅的耳朵,暗示田月宝也这样捂耳,然后动心地对田月宝说:“二哥,咱俩干脆一不干,二不休,把大哥那几个水灵灵的丫环也给分了吧?”

  “这不行啊!”田月宝虽然也有此色心,但还没这个色胆,“大哥尸骨未寒,我们若就这么猴急把那几个丫环分了,几个大嫂会怎么说,其他兄弟会怎么想?”

  “那就等安顿下来后再分吧!”田横财虽然色心急,但听了也不得不有所顾忌。

  “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田月宝奸笑着,“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

  “那好,我去闹洞房了!”田横财色迷迷地淫笑着,就急着要拥着小梅走享用。

  “不行啊!”田月宝忙阻止他,“还是看看怎么安葬大哥吧,大哥还未下土为安呢!”

  田横财色心虽急,但也不得按耐住性子,有些不情愿地走了出去。

  来到灵堂,几个大嫂都号啕大哭:“二弟,三弟,你俩可要替嫂子做主,替你大哥报仇啊!”

  “嫂子,这个仇,我月宝一定替大哥报的!”田月宝痛哭着,然后跪下嚎啕大哭:“大哥,你死得好惨啊!”

  “几位大嫂放心吧,这仇我一定会报的!”田横财有声无泪地干哭着,不时向大嫂身边几个丫环瞟去。见到几个水灵灵、青春诱人的丫环,他心都醉了。他现在只是想着怎样把这几个嫩儿弄到手,报仇的事他才不管它呢!

  大家哭了一会,田进财的大老婆温玉婧两眼泪泪地问:“二弟,三弟,大哥去了,我们是否向各个山头报丧啊?”

  “大嫂,你还不知道……”田月宝吞吞吐吐,“其它山头,在今次的战斗中,也伤亡惨重……花木兰、朱两口也死了……其它山头的,虽然还不清楚,但他们恐怕也好不到哪啊……”

  “这一战,各个山头都忙着办丧事,谁还会来奔丧啊?”田横财嗫嚅着。

  “哪咋办啊?”温玉婧又哭了起来。

  “大嫂,这情境,只能各做各的丧事了……”田月宝低头着说。

  “也只能这样了……”温玉婧无可奈何地说,“这事,就全靠两个弟弟了!”

  “大嫂,你放心,我一定把它做得隆重隆重的!”田月宝小心地说,见田横财贼眼一直盯在几个丫环身上,他生气了,用脚碰了他一下,田横财这才明白过来,忙把头低下。

  “那报仇的事呢?”温玉婧抬起泪面地问。

  “共军这次大胜,恐怕与他们的主力来了有关……”田月宝望了望大嫂,“大嫂,我们若急于报仇,反而会旧仇未报,又添新恨啊?”

  “对呀,大嫂,君子报仇,十年未晚!”田横财也劝说着,“这事急不来啊!”

  温玉婧正不知怎么说好时,一直没说话的八个姨太太忍不住纷纷开口了:

  “但也不能等得太久啊!”

  “对呀,若等时间长了,弟兄们的心也凉了!”

  “打了败仗,更需要来个胜仗来重振士气!”

  “田爷的仇一天不报,弟兄们心里就不舒服的!”

  “……”

  田横财架不住几个嫂子的连番“轰炸”,他就问:“二哥,我们不如趁共军打了个大胜仗,在他们喝庆功酒时,我们今晚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为大哥报仇雪恨?”

  “你忘了两打四河村的事了?”田月宝急了,“共军愈是打胜仗,戒备愈是严。我们现在的弟兄们,还惊魂未定,若遇上共军的埋伏,还不一哄而散?”

  “那倒是,那倒是……”田横财觉得有理,如果现在去报仇,恐怕就是去送死。

  “二弟说的有理……”温玉婧冷静下来,她也知道欲速不达的道理,“这报仇的事,以后再从长计议吧,现在先把丧事办好为先……”

  “是,大嫂,我俩一定把大哥的丧事办好……”田月宝说完,就拉着田横财离开灵堂了。

  于是,田月宝和田横财就筹办着丧事。

  其它山头也哭乱成一团,花木兰死了,朱两口死了,这两帮土匪都悲切地张罗着丧事。而陈有粮给抓了,但山寨里的手下并不知道啊,得知攻打县城失利,许多山头伤亡惨重,他们久久不见攻打县城的同伙回来,以为都死光了,就哭哭啼啼地替陈有粮办着丧事,由于有没尸体,就来个衣冠葬,闹出个活人衣冠冢的笑话来。

桃源剿匪记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673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