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大战前锋(2)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桃源剿匪记第70章 大战前锋(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70章大战前夕(2)

  抓到的是送柴进来的一个粗壮男子。余连长和邬大为马上对男子进行审问。苗小丫不想与男子照脸,就躲在外面窗下旁听。

  余连长盯着男子一会,问:“叫什么名?哪个村的?”

  男子回话:“长官,我叫刘鹏,是沟子庄的。”

  余连长问:“枪怎么解释?”

  刘鹏点头哈腰地说:“长官,我是猎户,有枪很正常啊?”

  余连长问:“你是猎户,那你怎么卖柴?”

  刘鹏回话:“现在猎物少,很难有收获,所以我上山打猎也带上柴刀去,有动物就打动物,没动物就砍柴……山里人穷,不能两手空空地回去啊!”

  余连长问:“那你为什么把枪放入柴里?”

  刘鹏说:“长官,我怕你们看见了,怕误会……”

  余连长又问:“你打猎的,要带这么多子弹吗?”

  刘鹏回话:“打猎的,若遇上大动物如山猪黄猄什么的,若子弹刚打完了,就可惜了。加上有土匪,多带点子弹,并没什么呀?”

  余连长盯着他:“一颗子弹值多少钱?”

  刘鹏想了想:“三斤大米……”

  余连长拿起子弹看了看:“这是正规步枪子弹,是汉阳造的,没有五斤大米,是换不回来的。你一下带了二十六发子弹,值一百三十斤大米,你家里并不穷啊?!”

  “我……”刘鹏一时无语。

  余连长开始将军:“你把猎枪放入柴里,是想不让我们知道,是吗?但你把柴卖了,你怎么把猎枪带出去呀?”

  刘鹏给将了一军,顿时目瞪口呆,张大嘴,就是说不出话来。

  这时,一名战士走了入来,与余连长耳语了一下,就出去了。余连长盯着刘鹏问:“打猎带枪尚可解释,但带着两个炸药包,就不好解释了吧?”

  知道事情彻底败露了,刘鹏脸色一下苍白,浑身颤抖着,就不抵赖了。

  余连长淡淡地说:“我们放你回去!”

  刘鹏一下站起身来:“你们放我回去?”

  余连长点头:“对呀!我们放你回去!但你怎么向你们的主子交待,你可要想好了!若他知道你失手坏了他的好事了,又知道你给我们抓后就放了你,他会怎么想?肯定会以为你已做了我们的卧底,那他会不会要你的狗命?你自己掂量着吧,总之命是你自己的!”

  刘鹏马上无力地坐在椅子上:“长官,那我咋办?”土匪最忌的就是这些,弄不好,真的会丢脑袋的。

  余连长说:“你想活命,只有一个,就是让他不知道你给我们抓了!”

  刘鹏满额是汗:“哪怎么做呢?”

  余连长在他身边转了一圈:“让我们帮你把柴送上去就行了!”然后问:“地点?”

  刘鹏抹抹汗:“东记饭店……”

  余连长问:“暗号?”

  刘鹏犹豫一下:“‘老板,东头刘老板让我送柴来了’,对方回暗号‘真的是东头刘老板的柴吗’,回暗号‘这只是柴,又不是银两,难道还会有假不行’。”

  余连长问:“你们肯定不相识吧?”

  刘鹏回答:“不相识,也不照面,这是规矩,只要把柴从后门直接送到柴房里,冲着饭店大喊‘老板,送柴来啦’若有人回答‘来了’,就对暗号就行了。”

  余连长问:“若万一对方不是接头人咋办?”

  刘鹏说:“若发现对方答不上暗号,就说‘这柴比较好,比较贵,你做不了主,就叫掌柜来’就行了。”

  余连长问:“收钱吗?”

  刘鹏回话:“只记帐,不收钱。把板车送入柴房里,说声‘掌柜的,我出去走走’,过了半支香工夫就回去推板车就行了。”

  余连长问:“炸药是用来干什么的?”

  刘鹏摇摇头:“不知道……我只负责送东西……”

  余连长问:“你刚才所说的全是真话吗?若有半点假话,万一弄砸了,你的主子杀了你全家,你可怨不得人!”

  刘鹏着急地表态:“长官,我说的句句实属,如有半点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余连长就对邬大为说:“你把他押在这里看好,我们办完事后,就放他回去。”

  好快,两个一模一样的假炸药包做好了,枪管里面滴上铁水,应该射不出子弹了,而二十六颗子弹是假子弹,也好快弄好。叫谁去里,余连长当然有人选,那就是吴大奎。

  好快,吴大奎给人叫到。余连长交待两遍,让吴大奎记住了,就让他到某一个地点,推上板车,就去送柴了。

  吴大奎对县城很熟,左转右拐十几分钟就来到东记饭店后门。按土匪的说法,直接推车入去,大喊:“老板,送柴来了!”

  里面马上传出一声:“谁呀?”

  吴大奎回话:“老板,东头刘老板让我送柴来了。”

  里面接暗号:“真的是东头刘老板的柴吗?”

  吴大奎回暗号:“这只是柴,又不是银两,难道还会有假不行?”然后把板车推入柴房里,叫了声:“掌柜的,我把板车放在这,我出去逛逛,待会我回来再推走。”

  里面叫了声:“好的,逛逛街,要快点回来啊!”

  吴大奎回话:“好的!”就走了。

  吴大奎在街游荡了半支香工夫,就回去把板车推走,然后推到原来那个地方。不久,刘鹏就来了,把板车推走……

  回到县政府,吴大奎很不解地问:“连长,就这么把土匪放了啊?”

  “吴叔,这叫捉放曹!”荷花在旁边扎着辫子边说,“你明白吗?”

  吴大奎一面茫然:“不明白……”

  “这你都不明白呀?”荷花惊讶地看着他,然后脸一红:“其实我也不明白!”

  “这个小丫头!”艳倩哭笑不得,“自己不明白,却一本正经地让别人以为你明白!”

  荷花忙喊起冤来:“吴叔一把年纪了,他都不明白,我一个小丫头,年经这么小,我不明白,有什么出奇(奇怪)的?”

  “捉放曹嘛,就是……”艳倩看过这个典故,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只能这样说下去:“打个比方吧,捉到山鸡,就放了它……”

  “我知道了!”荷花大叫起来,“然后跟着山鸡,到了它窝里,连蛋带鸡也一起得了!”

  吴大奎听了,不禁弹了起来:“不好啊,我们没派人去跟踪土匪啊,这不是白捉曹,哦不,是白放曹了吗?”

  “吴叔,你慌啥呀?”荷花蹲下摸着小黑得意地说,“那土匪的气味,小黑嗅过了,只要把小黑放出去,那土匪的‘鸡窝’在哪,还不知道吗?”

  “别胡闹了,土匪窝难道我们不知道吗?”余连长啼笑皆非,“我放他回去,是因为他有把柄在我们这,他以后肯定不敢真心与我们作对的,还说不定会让我们有所利用的!”

  荷花不禁惊呼起来:“姐,你瞧瞧你老公吧,阴谋诡计太利害了!”

  “不准说我老公!”艳倩板起个脸,“自家的老公自家说,你要说就说你自己的老公!”

  “我没老公啊?”荷花又惊呼起来。

  艳倩要的就是她这句话,忙将了过去:“那你找老公去呗!”大家大笑。

  见到荷花给气愣了,一向不话多的小花捂嘴作笑:“荷花妹虽然嘴巴利害,但这回吃大亏了吧?!”

  “不怕!”艳倩得意地说,“只要留得嘴巴在,不愁日后没话说!”

  余连长不理会她们胡闹,在县城地图里,把东记饭店做了暗记。东记饭店,就成了公安重点盯防的地方,除了掌柜外,其他人是伙计还是土匪,老板是谁,都要摸清楚,为日后一网打尽做好准备。

  晚上七点,天已很黑,突然县政府外面传来轰隆一声响,把大家都吓了一跳!战士们马上做好战斗准备。

  余连长正在办公室里研究匪情,听到爆炸声,立即拔出枪,跑出门叫上谭勇,来到门前,对跑出来应急的警卫二班、民兵二小组说:“二班跟我来,民兵二组一半人去监狱看看,另一半人分散警戒!”就带着人跑了出去。

  在县政府西边的街上,有个人躺在地上。一名战士前来说:“连长,这个人想向县府扔手榴弹,给我们击毙了。”

  余连长正查看死去的土匪时,远处又一声爆炸响,他吓得弹了起来:“不好,医院出事了!”就带着战士飞快奔而去。

  在半路上,在奔跑中,余连长刚到竹器木工厂门前,就见里面扔出一个手榴弹来,他大喊:“小心手榴弹!”就地一卧倒,手榴弹炸响了,幸亏离得远,没伤到人。

  余连长跳起身,然后转身一脚踹开大门,见有人举枪,他忙躲在门边侧身向里面连开三枪。里面的三个土匪没有给打中,但也吓得慌乱开枪着。

  余连长对着叶志锋说:“你带一半人去医院!”

  一个战士向里面扔了个手榴弹,趁着手榴弹炸响后,余连长和三名战士冲入厂里,把两名土匪乱枪打死,一名土匪受伤翻墙跑了。

  余连长带着一名战士翻墙直追,在街上发生枪战,结果好快,受伤逃跑的土匪打光子弹后,被击倒在地,给抓获了。

  当余连长他们来到医院时,保卫医院的战士已抓获一名土匪。医院没什么损失,土匪扔的手榴弹,在碰到大楼门前圆柱子里弹在空地里爆炸了。检查一遍医院,除了里面的受惊的病人和医护人员外,并没什么异常情况。

  余连长见受伤土匪受伤不重,就让医生清理作品包扎后,就在一间空着的病房里急审土匪。见土匪不开口,余连长没办法,就决定把土匪带回县政府里再审问。于是,他留多三名战士在医院值守防卫,把土匪再次搜身后,然后带着大家押着两名土匪回去。

  由于天黑,随时都会遭到土匪的冷枪,所以大家十分小心,也不敢打手电筒。幸亏一路无事,平安回到县政府里。

  刚入县政府,艳倩一脸着急样跑了过来:“雄哥,没事吧?”

  余连长冲她一笑:“没事。打死三个,抓到两个。”

  这时,谭指导员前来迎接:“连长,我已带人在县府里仔细查过,没什么异常情况。”

  余连长、谭指导员、邬排长马上对两名土匪再审问,但两名土匪就是口硬,什么也不说。余连长只得让战士再对土匪搜身一次,然后让战士把土匪押到监狱里,并交待把两名土匪押在一个房间里,在另一间房间里安排两人隔壁偷听,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情报。

  这时,黄书记、苗小丫检查回来了,就和大家开个会。

  余连长介绍了案情后,苗小丫说:“这是土匪里的敢死队,很难从他们的口里撬开什么。他们袭击县政府、医院,目的就是扰乱县城,想把我们搞得鸡犬不宁,为攻打县城创造条件。”

  黄书记说:“在攻打县城之前,土匪可能还会进行多次的袭击活动,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

  艳倩说:“土匪这次的损失也多,一下子就损失了五人,是近段时间在县城里损失最多的一天。他们在县城里潜伏的力量,也会愈来愈弱,这对我们县城的治安安全,起到很大的作用。”

  谭指导员问:“这会不会与我们连端两个土匪窝有关?”

  大家都觉得是:“有可能!”

  “小倩,我突然觉得应该把鬼屋里的妇女武装起来!”余连长十分担心地说,“土匪一旦攻入县政府里,若她们没有枪,或者不会开枪,就自身难保了!所以,不管她们思想怎么样,见到土匪会不会情绪失控,能自卫总比不能自卫好!”

  “雄哥,这就对了!”艳倩欢叫起来,然后小声说:“雄哥,我得向你检讨……在前些日子里,我知道总能用得上她们的,就叫人偷偷教她们打枪了……”

  “哎呀,你这是做检讨呢,还是要表扬啊?!”黄书记一句话,让大家笑开了颜。

  一下子就多了四十六名女民兵,这对保卫县政府,肯定会起到很大的作用的。最重要的是,有了她们,就可以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从县政府里再抽出一、两个班来做机动,而不是原来只有五排两个班的机动力量了。

  在监狱里,两个战士监听了一夜,并没有听到那两个土匪说什么,这让人有点失望。

桃源剿匪记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673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