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猪笼山之战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桃源剿匪记第38章 猪笼山之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38章猪笼山之战

  在半山腰里的解放军和民兵都冷得要卷缩着身体来御寒,高处不胜寒的土匪在山了。他们熬到半夜一点钟,土匪的怨言就渐渐响了起来:

  “现在都几点了,共军还没来,共军还没把我们灭了,我们都给西北风给冻没了!”

  “天寒地冻的,再冻下去,恐怕变成僵尸了!共军不会这么傻会来跟我们抢西北风喝吧?”

  “共军是怕我们杀个回马枪,所以傍晚发现的不过是共军的探子,他们是来看看我们又没有走。猪笼山易守难攻,共军哪愿当傻子来偷袭?”

  “这天气,共军恐怕在堡里要么钻入被窝里睡大觉,要么围着炭火取暖守夜。那似我们呀,在山顶里都快吹成冻猪肉了!”

  王麻子听到埋怨声,不禁走过去骂了起来:“他奶奶的,这点寒你们就受不了啦?共军善于打夜战,如果你们钻在被窝里,恐怕怎么死也不知道呢!都他妈的给我打起十分精神来!”

  王麻子转身要走,却听到一个咕嘟声:“现在几点了,共军还没来?”

  王麻子怒了:“他奶奶的,共军昨晚不是打了个黎明前偷袭吗?现在离黎明还早呢,共军随时都会来!如果再有哪个叨三唠四的,看看我会不会把这烂舌头割下来喂狼?!”

  说到狼,黄鼠狼就出现了,他走过来说:“大家别发牢骚了,我们冻,共军会不冻吗?现在就看谁能冻得住!——别再说话了,免得共军听到说话声摸上来,把你们的头割下来烤猪头吃,你们下去就做无头鬼了!”

  这话可绝了,手下都怕丢了脑袋做无头鬼,一下子全不敢说话了。

  “都给我醒目点!”黄鼠狼低声喝着,就陪着王麻子去巡查。

  皓月虽当空,但山里树多很朦胧,只有模糊的树影子在随风舞动。猪笼山里,除了风声,虫鸣声,就没什么动静了。

  到了山南端,两人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一会,也没发现一个人影。王麻子骂了起来:“他奶奶的,共军想干什么?想打就早点来打!”

  “这就是共军狡猾之处!”黄鼠狼忙劝着,“他们往往在我们认为不会来的时候,他们就出现了!大哥,我们要忍耐得住才行啊!”

  “没办法啦!”王麻子捏了捏鼻子,“谁叫我们遇上的是共军!”

  黄鼠狼陪着王麻子巡视一会,见没什么动静,就回到血狐狸旁边里。

  血狐狸在被窝里也给冻醒了,见他俩巡视回来,问:“有什么情况吗?”

  黄鼠狼忙说:“姐,还没动静……”

  王麻子骂了起来:“共军他奶奶的,要打就早点打,别让老子在山顶里只喝西北风!”

  血狐狸笑了笑:“共军可能正商量着打还是不打呢!我们要沉得住气!”

  黄鼠狼也说:“这个时候,正是共军最喜欢偷袭的时间,我们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血狐狸点头说:“还是三弟说得对!大家要小心提防!”

  不料等到天快朦胧亮了,共军连个影子也没有,土匪又忍耐不住了,埋怨声四起,并夹着呃嚏的“鸡啼声”。

  王麻子也忍不住了,直骂着:“你奶奶的!共军见到我们猪笼易守难攻,就当缩头乌龟了!害得老子喝了一夜西北风!”就叫着:“一队留下来把守,其他人回到营地里休息!”

  血狐狸忙阻止:“当家的,这不行!我们都守了一夜了,不在乎多守一两个小时。否则天一亮,共军就来了,我们岂不是挨了冻接着就挨打了?”

  黄鼠狼也和应着:“姐说得对!一夜都快过去了,我们不在乎多那两三个小时!”

  王麻子觉得有理,就坐了下来:“好吧,咱们坐山头看日出!”

  黄鼠狼笑说:“司令,看日出在东边啊?”

  王麻子马上挥手:“走,咱俩到东边看看!”

  两人来到山顶东边,黄鼠狼往下看了看,就笑了起来:“哥,如果共军从这里摸上来,我们就惨了!”

  王麻子笑笑:“共军又不是孙悟空,要爬几座大山才能爬到这里来。前晚和昨天他们打了一晚一天的仗,人疲马困的,不可能一晚之间就爬到这里来!”然后一脚踢醒睡梦中的哨兵:“你奶奶的,若共军来了,第一个就把你当野猪地宰了!”

  哨兵给踢醒,双眼惺忪地晕乎乎地张望着:“野猪在哪?野猪在哪?”

  王麻子又气又怒:“自己找去!”就一脚把他踹了下去!

  哨兵一下子骨碌滚了下去,滚得老远的。当他止身晕头转向一看,见几个解放军扑来,他吓得大喊着:“野猪啊!有野猪啊!”

  黄鼠狼听了,惊喜地叫着:“真的有野猪?”

  王麻子定眼一看,吓得弹了起来:“共军啊!”惊慌中马上往裤裆里掏枪!

  黄鼠狼忙说:“哥,裤裆里的枪使不得!”

  王麻子吓慌得惊问:“干吗使不得?”

  黄鼠狼哭笑不得:“那是‘水枪’!”

  王麻子听了这才明白过来,慌忙从腰里拔枪:“共军抓野猪了!共军抓野猪了!”

  这时,潜伏在山腰上半处的解放军和民兵,听到土匪的惊叫声,马上行动,边冲边向山顶里扔手榴弹!

  在山顶里的土匪听到有共军,吓得正晕头转向时,十几颗手榴弹已扔了上来,把他们吓得得无头苍蝇地乱窜!

  王麻子刚拔出枪,枪声已起,吓得他一下趴了下去,手榴弹就轰轰地爆炸了。

  待爆炸声一消,黄鼠狼吼叫着:“给我冲!”就指挥土匪向前冲去,想冲到东顶沿居高临下把解放军压住。

  没想到还没到山顶沿,结果又一阵子手榴弹飞上来,把土匪炸得哭爹喊娘:“哎哟哎哟……”

  黄鼠狼见自己人不敢冲上去,忙大喊:“趴下开枪!趴下开枪!”

  土匪慌乱中听到叫喊,才回过神来,纷纷趴下向东乱开枪,想不让解放军冲上山顶来。

  李排长带队冲到山顶沿,见给土匪火力压住上不去,忙大喊:“手榴弹!”

  马上,十几个手榴弹扔了上去,待土匪给炸得鬼哭狼嚎时,解放军趁机爬了上去,卧地地猛烈地开枪。

  “别跑,别跑,他们人少,给我顶住!给我顶住!”黄鼠狼见自己人连滚带爬地往后逃,忙大声喝住。

  “谁你奶奶的逃,老子就崩了他!”王麻子向天开了一枪,把手下镇住,就指挥着:“给我打!谁打死一个共军,老子赏他五个大洋!”

  “谁给我先冲上去,我赏他一个婆娘!”血狐狸大喊着,然后边开枪边喊:“冲啊!冲啊!弟兄们给我冲啊!”

  重奖之下必有勇夫,土匪们听到有婆娘赏,忙爬起身猫着腰地吼叫着:“冲啊冲啊……”

  李排长这队有百人,面对几百名土匪的反扑,他们毫无畏惧,趴在地上,有的开枪,有的扔手榴弹,把土匪打倒一批又一批!

  土匪见冲不上去,气势一消,马上就退了下来。

  黄鼠狼见不对劲,赶紧叫着“保护司令”,就与几名土匪边开枪边撤。

  土匪还没回过神来,西面的枪声大起,土匪顿时给打得晕头转向,不知道共军在哪来偷袭。当他们发现身后也有枪声,这才知道给包围了,急忙想向南面逃去。

  黄鼠狼见了,忙喊着:“弟兄们,别向南面逃,共军大部队就在南面埋伏着!我们向北面冲,北面有我们的守军掩护我们!给我向北冲!”

  慌乱的土匪听了,急忙向北面冲去。

  由于突发曝露了,东面的解放军和民兵提前10分钟攻击,南面的余连长他们正悄悄向前进,还没到预定的地方,少了几分钟的路程;西面的陈连长他们给弄得措手不及,只能一部分人向土匪射击,一部分人冲去。

  而后面的吴排长的兵力最弱,一听到枪声,知道给土匪发现了,忙冲了上去,结果给土匪冲来,抵挡不住,只能向后边打边撤。来到梁栋成的阵地,不想骆婷见王麻子他们受到偷袭逃来受困,就沠三十人冲了上去。

  吴排长两面受敌,子弹消耗很快,不一会儿就消耗七七八八了,不敢再强守,只能向旁边撤去。

  王麻子他们终于趁机逃了出来。但这一仗,土匪还是死伤百多人,给俘虏了三十多人。

桃源剿匪记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673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