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应对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桃源剿匪记第15章 应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15章应对

  土匪挖战壕围堡,目的很明确,就是打算围而不攻,要么饿死堡里的人,要么逼堡里的人出来应战。

  艳倩很清楚堡里粮食问题,她提出了应对方法:“我们堡里有五亩菜地,其中三亩种上番薯,番薯叶生长快,叶可吃,番薯大了也可吃;其它两亩种上多种青菜和萝卜,萝卜嫩时叶也可吃;我们鱼塘很大,每天打50斤鱼应该不成问题;加上储备的南瓜和腊肉等,还有活禽活畜,吃菜也可勉强吃得上;由于连年闹匪患,堡里备有足够全堡七百多人吃上两个月的战备粮,加上各户的粮食,我们坚持三四个月并非不可能!但土匪能坚持得了这么久吗?”

  堡主也补充着:“柴火大家也不用担心,我们备有十几间的干柴。为了节约柴火,我们按例统一做饭。”

  余连长也说出自己的想法:“为了节约,能坚持多些时日,我们口粮应该减些,吃个六成饱就了。”

  对于防务和作战方法,余连长说:“就按我和倩妹结婚时那样按排就行了。土匪若采取慢攻,连打几天几夜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我们要保持人员有足够的休息时间。至于干部值守问题,白天大家要常在一起讨论敌情,晚上我和谭指导员、陈连长、刘队长四人必须有一个人值守,民兵队长除了大队长红姐因为怀孕外,民兵队长艳倩、大辉、松飞三人必须有一人值守。”

  艳红听了忙起身说:“我身子才四个月大,每晚值守两三个小时不成问题。”

  余连长说:“红姐,这不行!你晚上不能熬夜,你在白天巡视一下就行了。”

  艳红点点头:“好吧。”

  堡主说:“我是堡主,我也应该晚上值守啊?我就加入民兵队长行列里,这样刚好四个对四个。”

  谭指导员有些为难:“堡主,你年纪……”

  “我年纪怎么啦?”堡主笑了:“我还不到五十岁呢,年轻得很!就这么定了吧!”

  见堡主决心已起,大家也不多说了。

  于是,会议决定余连长和艳倩一班,谭指导员和堡主一班,陈副连长和梁大辉一班,刘队长和梁松飞一班,每班三小时,从晚上七点钟开始,直到第二天七点。

  会议结束后,余连长和艳倩来到城墙上,见到神枪手刘勇,问:“阿勇,有战绩吗?”

  刘勇憨憨地说:“连长,我开了两枪,只打中一个土匪,但不知有没有打死。”

  艳倩开起玩笑来:“没打死,也吓死他们不可!”

  余连长问:“他们有没有开枪?”

  “土匪还没那么笨。”刘勇笑着说:“他们最好的枪也不过是汉阳造,只有2、300米有效射程,他们回击,只能是浪费子弹而尔。”

  艳倩笑了:“哦。那他们只有挨打的份儿了?!”

  刘勇一笑:“那当然!”

  来到西边城墙,得知林志勇又打掉一个土匪,余连长对他大为称赞:“志勇,今天你消灭两个土匪了!”

  艳倩也忍不住赞了起来:“这可是好事成双!”

  林志勇笑了起来:“连长,我这是送给你俩新婚礼物啊!”

  余连长笑了起来:“志勇,你这个新婚礼物也太大快人心啊!”

  这时,艳红和丈夫梁家柱来到,艳红拍拍肚子逗笑起来:“神枪手,你再打多一个,给我这个未出世的宝宝也来个礼物吧!”

  林志勇笑了:“梁大队长,这没问题,只要土匪敢露出身来,我就‘借花献佛’,送给宝宝一个大礼物。”

  艳倩听了忙拍拍自己的肚子:“也给我这个一个!”

  “你急什么?”艳红羞笑她:“妹妹,你洞房刚闹,早着呢!”

  “早啥呀?”艳倩脸一红:“姐,人家预定呗!”

  “是吗?”艳红一笑,咬耳轻语:“说不定呀,你雄哥的‘种子’已在你肚子里‘发芽’了!”

  艳倩满脸绯红:“姐,再说下去,妹妹可不理你了!”

  余连长见妻子害羞,忙问:“小倩,你咋啦?”

  艳红忙说:“雄弟,我是说前两天菜地里下的种子已发芽了!”

  余连长不知她在说笑,就应了句:“是吗?这么快发芽了?”

  艳红失笑起来:“那当然!”

  艳倩忍不住去呵(胳肢,挠痒痒)姐姐胳肢窝,姐姐回击,两姐妹嘻嘻哈哈地闹了起来。

  她姐妹俩是开心了,土匪却提心吊胆了。虽然只给打死三个人,但这对土匪心里无形形成恐惧感,挖堑壕的土匪连背也不敢露一点点了。

  王麻子知道后又气又惊,对黄鼠狼问:“还没打仗,我们就损兵折将了,这怎么好?”

  黄鼠狼小心地说:“司令,其实我们来到这里,已是两军对峙,有损失是在所难免的。”

  “话是这么说,”王麻子虽然觉得有理,但吞不下这口气:“你说,我们能不能给共军一点颜色看看?”

  “这……”黄鼠狼十分为难:“司令,我们的枪打不了那么远,要报仇只能上去打……但共军居高临下,武器又好,吃亏的肯定是我们啊!”

  见王麻子气得踱来踱去,黄鼠狼忙说:“司令,小不忍则乱大谋啊!我们来的目的是围困共军,迫使共军出堡来应战,我们可以在堑壕里消灭共军。若现在就忍不住了,我们就中了共军的当了!”

  王麻子听了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共军打冷枪是不敢出来迎战,那我们这么一围,正打中共军这条蛇的七寸了?”

  黄鼠狼点头哈腰:“正是正是!”

  王麻子坐在椅子上,突然想起什么,问:“总给共军打冷枪也不是办法,这不旦会损失兄弟,而且也在影响士气。你说,有什么办法?”

  黄鼠狼想了想,说:“司令,我们从山里到堑壕里,有两三百米,有些地方确实在共军枪手的射击范围。我们不如从山里挖深沟到堑壕里,这样我们从山里到堑壕里,就不会挨共军的枪子了?”

  “这方法不错!”王麻子不禁拍拍黄鼠狼的肩膀:“就这么办!你马上派人去告诉陈司令和张司令,让他们也这么办。看看共军奈何得了我们不!”

  黄鼠狼马上回话:“好,司令,我马上去办!”

  黄鼠狼刚走出去,马上又走了回来,对王麻子一陈耳语。王麻子听了,忍不住竖起大拇指:“犲狼野狼,不如我家的黄鼠狼!就按你们的办!”

  “好的,司令!”黄鼠狼听到司令对他的奖赏,他高兴得蹦蹦跳跳地跑了。

桃源剿匪记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673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