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独目老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周天修行记第二百一十六章 独目老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不知小兄弟有什么要询问的,老哥一定会事无巨细的告之你的。”钟良连忙点头哈腰。

  他也是看出了,在这三人当中,这少年的修为虽然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那种说了算的人,在他们这伙骑兵到来之初,绿袍女子是释放过杀意的,只不过被这少年使了一个眼色拦了下来。

  现在,他们这支铁骑队伍已是将木槿与宝颜得罪的死死的!若不尽快平息两女心头的怒火,他们这支铁骑队伍怕是很快大难临头了!

  就在钟良苦于如何与他们缓和关系之际,周天说有事要询问自己,这可是难得的表现机会呀,他自然要抓住的!

  “你们这支铁骑可是属于阳关郡?”周天询问。

  “不错,我们的确是阳关郡的铁骑!”钟良连忙点头。

  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便叹息一声,“说起来真是惭愧,刚才发生了那种事情,当真是丢呼延郡军人的脸!”

  周天自然不会理会钟良那有些尴尬的表情,直截了当的问道,“那么,你可知道独目老人在哪里?”

  钟良一怔,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周天,道,“周天小友要找独目郡主,不知要找他老人家有何时事?能否告之一下?”

  看的出,钟良似乎有些警惕起来!

  周天哈哈一笑,“钟兄大可不必如此紧张,我和独目老人并不认识,自然也没有什么过节,只是有些事情要拜托他一下。”

  周天知晓,阳关郡地处荒原,不仅妖魔极多还是很多暗势力聚集之地,生活在这里,常常会有数之不尽的暗杀,一郡之首的安保自然也是重中之重,周天要找的人乃是独目郡守,引起钟良首领的紧张自然也是正常,所以,周天便直接解释起来。

  “什么事情?可否告知我,周天小兄弟不要多心,最近神风王朝的局势有些不稳,必要的手续还是要执行的······”钟良看着周天,发现后者情绪并没有太大的波动,终于是放下心来!

  周天将手摊开,顿时就见到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团黑色的火焰!

  “居然是黑风巡天使的黑火符?!”这时,不仅仅是钟良愣住了,就连场中其他的修士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谁能想到,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公子哥居然会拥有火符,还是代表着黑风巡天使身份的火符!

  这时,一些有心人才忽然想起,刚才周天称呼独目郡主的时候,直接称他为“独目老人”,当时他们还感觉有些不忿,认为这少年对“独目郡主”有些不敬,现在亮出了黑风巡天使的火符,自然是大大的恭敬了!

  让钟良有些错愕的是,在周天祭出了火符之后,他身上的气息也是释放了出来,修为居然达到了剑宗四品,让钟良惊了半晌,险些惊掉了下巴!

  “钟良道友,我是来自呼延郡的周天,因为要去西子府,所以烦恼独目老人开启法阵,”周天笑道,“这枚黑火符正是黑风巡天使送予我的,说是这黑火符便是凭证,可以通过传送阵的。”

  场中的骑兵在听到这话之后,当下便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神色,难怪我们将他们团团围住,这三人一直都是面不该色,原来是有黑风巡天使这层关系!

  当然,也有一些心思缜密的修士在听到周天报出家门之后,微微一愣,总是感觉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对了,刚才他还提到了,他来自呼延郡!是呼延郡那个周天!”有一名骑兵忽然喊了一声。

  当下,这支骑兵队伍立刻骚动起来,很多骑兵开始对周天指指点点,就如同在看一只大熊猫一般!

  前段时间,神风王朝虽然遭受到了妖魔之乱,各地进入了斩妖除魔的焦灼状态,传送阵也被迫关闭,可是各地的战局气息却是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自然,一些在斩妖除魔行动中表现的英雄也是逐渐的被附近的府郡修士所熟知!呼延郡与阳关郡被一片巍峨的山脉所阻挡,本身距离并不远,也是知晓了九涯山脉妖魔兵临城下,险些攻陷呼延城的事情,据说在此战中,血莲门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少年,他名叫周天!

  便是这周天,在呼延城几乎要覆灭的时候,力挽狂澜,对这妖魔予以重击!不仅保住了呼延城百姓的安危,而且还联合云砚山的木灵端掉了那妖魔的老巢!从而将九涯山脉的妖魔完全的铲除干净!

  “喂!你们知不知道,那次人魔大战,居然有域外妖魔参与,那周天与域外妖魔战斗多日,最终身负重伤,最终黑风巡天使赶到,断了那域外妖魔庞古一臂!”

  “你们有没有听说,在这人魔大战中还有一则劲爆新闻,那就是出现了一个如同谪仙一般的女子!·······嘻嘻,或许你们已经猜到了,就是那尊云砚峰木灵,据说当时她在呼延城的上空出现的时候,引起了很多呼延郡百姓的骚动,只不过这位仙子的脾性太大了些,居然一气之下杀了数百人,而且是暴毙的那种……”

  “唉……还有,我最近听到了一些传闻,说是那尊可怕的木灵乃是当年威名赫赫的木阎罗啊,手段凶残果决,丝毫不输于眼前这个女子啊……”

  无数人议论纷纷,目光再次向木槿看去,脑海中灵光一闪,一个人可怕的念头在他心头升了起来,“莫非,眼前这个貌似谪仙的绿袍女子就是那在修炼界凶名赫赫的木阎罗!”

  想到这里,场中所有的骑兵恨不得将头埋进土里,活了这么多年,真是活到狗上去了,又联想到方才对他们的嘲笑,他们心中都是一阵后怕,今日受到木阎罗如此惩罚,真是一点都不冤!

  “钟良道友,传闻独目老人一直在沙丘大阵内,阳关郡的据点飘忽不定,能否帮在下引荐?”周天对钟良笑道。

  此时,这些骑兵对周天三人的态度好了一些,但周天却是没有和这些人交谈下的兴趣,尤其是木槿,寒眸闪动,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杀人!

  “呵呵,自然是可以的,这样吧,我就派一支骑兵队伍为公子引路,直接去面见独目郡主,只是我等有命在身,去乌妖洞围剿妖魔,虽然周天公子猎杀了一些妖魔,难保其他山脉没有妖魔出现,我们此次行动自然是要将其全部歼灭的!就不赔公子与两位姑娘了!”钟良想了想,终于是一脸歉意的说道。

  “那就有劳钟良道友了!”周天抱拳。

  “疾风!”钟良突然道。

  “末将在。”在钟良的身后出现了穿同样铠甲的青年。

  “命你带三十人马护送周公子三人面见独目郡主,路途全力听从周公子差遣,不得有误!”钟良掷地有声道。

  “是!”那名叫疾风的青年郑重点头,并且转头看了下周天,抱拳道,“周天公子!”

  其实,这个叫“疾风”的青年将领心中也是极为苦涩的,在木槿刚才发威的时候,胸口直接轰击了一下,现在还感觉气海生寒,气息都出现了不稳的迹象,若是按照他以前的性情,自然是要和对手不死不休的,然而此时,却也只能乖乖顺从!

  很快,就见到一支三十人的骑兵队伍护送着一辆风行马车绝尘而去!

  目送着周天等人离开,那些倒在地上,一脸痛苦之相的骑兵迅速的站起身来,浑身魔气翻卷,赫然变成了一头头面目狰狞妖魔!

  “大哥,就这么放他们走了?”这时,魁九大步流星来到了钟良面前,此时的他已经变成了长着猩红棕毛的金猊兽,眼中闪烁着凶焰,恼怒异常的说道。

  吼吼吼!

  其他的妖魔心中也是极度的不甘,忍不住低吼着,对它们来说,将它们这些妖魔重伤,然后堂而皇之离开,简直就是chi o裸的羞辱!

  可是愤怒归愤怒,咆哮归咆哮,它还是努力将声音控制到最低!

  这些“骑兵”中,只有钟良还是先前的容貌,看了看怒气腾腾的魁九,忍不住叹息一声,“不放任他们离开,莫非你还有更好的办法不成?这三人当中,无论哪一人的修为都在我们之上,我们与他们交手,无异于以卵击石!”

  周围的妖魔也忍不住叹息,这道理它们如何不知,不然的话,刚才早就和那三个小娃娃动手了!

  “不过,我们虽然拿这三个小娃娃没有办法,却是有人可以对付他的!”钟良忽然诡异的笑了起来。

  “大哥的意思莫非是独目老祖?”魁九在想了想后,忽然间眼中迸发出精光,其他妖魔也是露出了了然于胸的表情!

  刚才那少年便说要去见独目老祖,还说想通过独目老祖的进入传送阵到达西子府,这可真是找对人了,要是让那少年知晓现在的独目老祖乃是他们妖魔一族的人,会不会郁闷到吐血呢!

  原本,还有很多妖魔义愤填膺,可是在想到周天遇到独目老祖被被虐的情形,心中顿时便感觉到一阵畅快!

  此时,在荒原上,一行人马在迅速的疾行,为首的却是一辆马车!

  那匹马身形矫健,身上散发着乌光,如同魅影一般在前面穿梭着,而在这马车的身后则是跟着数十名身穿铠甲的骑兵,一部分骑兵背着gong nu,另一部分骑兵则是腰挎长刀!

  此时这辆马车已经与身后的骑兵拉开了一段距离,若是被一些不知情行的人看到,或许还认为这些骑兵在追拿要犯!

  周天原本是坐在马车的位置,可是后来,却是直接缩进了车厢里。

  没有办法,这风行马速度太快了,凛冽的风就如同刀子一般割削他的脸庞!

  期间周天试图拉缰绳,降下风行马的速度,告诉它无需那么焦急,可是这风行马却不干了,两蹄猛然抬起,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嘶鸣!

  并且看到两侧的骑兵穿越而去,很是急迫的样子!

  周天苦笑,敢情是这风行马正与其他的马儿比谁的速度快!

  “好吧,既然如此,就由着你吧。”周天将缰绳一扔,直接进入了车厢内。

  车厢内燃着檀香,散发着袅袅香气,只是车厢内太静了!周天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呼吸!

  马车在剧烈的颠簸,但是由于这车厢被阵法加持的缘故,所以受到的影响却是极少的!

  “咳咳……”周天清了一下嗓音,想要引起两女的注意。

  然而,良久也没有得到两女的回应,还是那般心无旁骛的修炼!

  周天叹息一声,直接坐在了车椅上,“难道,你们两个就没有想问我的?”

  周天再次打破宁静,开口道。

  “公子,宝颜有一事不明。”便在周天感觉索然无味的时候,宝颜却是突然开口道。

  “哈哈,但说无妨,本公子一定会为你排疑解惑的。”周天摆摆手,有些爽朗道。

  便在这时,木槿也是睁开眼来,先是狠狠瞪了宝颜一眼,似乎是在想说,不是已经说好不理他了吗,你怎么还理他!

  宝颜战战兢兢,垂下头去。

  木槿又狠狠瞪了周天一眼,只见周天嘿嘿一笑,面对前者,那宛若杀人的目光,则是丝毫不惧。

  “你明明知道那些骑兵便是妖魔,为什么不杀掉它们?为什么我两人在受到羞辱的时候你不愤怒?为什么我在想杀掉他们的时候,你却是要大发善心,还要我留下他们的性命!我现在倒是怀疑你究竟是属于人族还是属于魔族?!”

  木槿目光冰冷的看着周天,似乎是想要将周天直接吞掉。

  周天叹息一声,“木前辈,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诚如你所说,我的确是看出了这些骑兵的诡异,之所以没有点破,完全是因为担心打草惊蛇,毕竟我此行最终的目的还是要通过阳关郡的传送法阵到达西子府,而且,我对阳关郡的事情又所知甚少,很有可能,此时阳关郡发生了大的变故,我若是贸然对这些骑兵动手,于情于理都说不通!所以,不如佯作不知,知晓了阳关郡的一些事情再做决断,第二个问题,那些妖魔羞辱木前辈和宝颜姑娘,并非在下不愤怒,而是知晓木前辈的真正实力,解决这些蝼蚁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况且若是晚辈为前辈解决此等事情,前辈有火发不出,这对身体是不好的,所以晚辈就觉得,姑且让前辈解决这些妖魔,等气顺了心情自然也就好了,所以晚辈也是为木前辈着想,至于最后一个问题,之所以不让前辈大开杀戒,完全是因为我们对于这阳光郡的一些事情很不熟悉,若是将他们全部杀掉的话,又怎会有向导为我们带路呢?”周天笑着解释。

  两女听着周天这似是而非的解释竟是微微的点了下头,一时间似乎觉得周天的话也有些道理。

  “你真的要去见独目老人?”木槿开口询问。

  “自然。”周天点点头。

  “你就不怕那独目老人一气之下将你吃了?”木槿好奇问道。

  “不怕,不是还有你吗?”周天向木槿眨了眨眼。

  而木槿却是面色一沉,看着眼前这个无赖,心头一阵无语,感觉又被这家伙绑在一条船上了!

周天修行记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620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