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7】为什么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农门皇后【1347】为什么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乔桑迷了眯漂亮的大眼睛,目光落在宋珊身上。

  “你为什么恨我?”

  要死,她也要死的明明白白。

  当然,除了为了解除心中的疑惑,更多的是为了解除疑惑。

  “……”

  宋珊木讷着一张脸,目光涣散,像是根本听不懂她说的话一般。

  乔桑知道她被下了药,所以,要问她问题,墨非必须得把她身上的i hun xiāng给解了。

  解毒就需要花时间,而她的目的,也就达到。

  “你为什么恨我?我要知道答案,否则死不瞑目!“她故意如此说,打着马虎眼。

  “……”墨非无语的看着这个女人,心里真想把她大卸八块,但不能。

  好在,现在还有时间,他倒也不急。

  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他既然把人带进来,就有万全的把握。

  花墨辰被他打晕,让人看着。

  山下皇陵那些人,短时间内根本上不来,就算上来了,这密室可不是谁都能找到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能找到,这密室里面的机关他们也躲避不了。

  等自己开启祭祀,他们全部都会死。

  “麻烦!”墨非苍老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的耐心。

  他的耐心,都给了躺在冰棺里面的女人。

  犹记得,那年岁月正好,她匆匆撞上来,眉眼弯弯,笑容甜美……

  可惜,时光不负,故人不在。

  墨非丢给黑衣人一个眼神,立刻一粒药丸就灌进了宋珊的嘴里,拖住她的下巴一提,药丸咽了下去。

  片刻后,宋珊恢复神智。

  这是哪儿?

  什么情况?

  她的眼里露出迷茫。

  要说这宋珊,还真是听倒霉的,不是被这个拿捏,就是被那个拿捏,一个重生女,硬是活的比谁都惨。

  当然,这全部怪她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死。

  她自己作的,怨不得其他人。

  “你为什么恨我?”乔桑见她目光看向自己,四目相对,难以言喻。

  宋珊一看见她,便流露出恶毒的目光,要不是手跟乔桑一样被绑着,她一定扑上去撕了她。

  这就是宋珊,对乔桑充满了恨意。

  乔桑就纳闷了,她对自己的恨意到底从何而来?

  她自认来到这里,脾气已经很收敛,宽容大度,和蔼可亲,人不欺她,她绝不欺人,从何得罪她那么狠?

  “为什么恨你,呵?”

  她的质问,带着无尽的嘲讽。

  也不知道是在嘲讽乔桑,还是在嘲讽自己。

  一个上天眷顾的重生之人,竟然混到她这般田地,怎一个丢人形容。

  “不恨我,你会处处针对我,会恨不得夺走我的一切?”

  财富、名声,甚至于自己的男人,她也恨不得抢过去,不然,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自己的模样?

  乔桑实在想不通她恨自己的理由,所以,今儿不管是生是死,她一定要问清楚。

  墨非见他们一直纠结这个问题,面上已经十分不悦。

  要不是怕乔桑这个狠倔的女人胡来,他才不会由着他们在这里浪费时间、

  “时间不多,宋珊,该说的话,今儿说个明白。”墨非对她下着命令。

  反正都是要死,早死晚死都是一样的。

  宋珊跟自己做了交易,她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是!”

  宋珊应了一声,觉着,朝乔桑看去,“因为上辈子,是你毁了我,所以,重生归来,我当然也要毁了你!”

  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上一世含恨而死,这一世,她当然要打压她。

  可她倒好,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般,死不了,还活的好好的,这让她心里怎么能不恨?

  可是,再怎么恨,也不过是一死,到头来有什么意思?

  毁了,毁了她的一切,同归于尽,这是宋珊心中一直以来的想法。

  此刻更甚。

  “上辈子的事情,你这辈子找我算账,那上上辈子的呢,说不定是你害了我?是不是这辈子你害了我,我下辈子也要找你报仇,仇视你,憎恶你?”

  乔桑苦口婆心的话,在宋珊听来不但没有丝毫的悔悟,反而还让她有种被轻视的感觉。

  自己恨死她了,她却在自己的面前装好人,真恶心。

  “随便你,生死各凭本事。”反正,她永远不可能跟她成为朋友,永远都是敌人。

  “呵呵……”乔桑轻笑,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发现,她和墨非是同一类人,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言。

  “你要的答案已经给你,现在,就是你的死期!”宋珊要进牙关,恶狠狠的瞪着她。

  她死,也要拉上垫背的,这样才公平。

  用血来开启血祭,他们会被活活流干血液而亡,死状痛苦,没有之一,只有之最。

  当初答应墨非献血,作为交换条件,他帮自己换了一张脸。

  本以为有了这张脸,就能把她在乎的所有抢过来,爱情、亲情、财富、地位……

  却没想到,到头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全都白费了。

  “死有何惧,我死了也能上天堂,因为我这一辈子活的坦坦荡荡,而你呢,你这辈子,做了那么多坏事,你只能下地狱,地狱知道吗?上刀山,下油锅,十八般酷刑等着你,真是可悲呢!”

  乔桑根本就不想跟她废话,但是,她一次又一次的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算计自己,自己再不为自己讨回点公道,可真憋屈的很呢。

  “我下地狱,呵呵……放心,下地狱我也会拉着你!”

  她受的那些苦,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有什么资格这般说自己?

  不配,她不配。

  从小被人凄冷,被不是父亲的男人qiáng bào,被白家折磨,被白墨锦那畜生凌虐,被白老爷占有,被白夫人打骂……

  还有面前这个老头,他更是一个恶魔。

  她被他带走后,曾被他的下属沦为刑奴,刑奴啊,活的不如狗,要不是,她故意透露了她重生的身份,说不定,她早就被折磨死了。

  ……

  这一桩桩悲惨的经历,那个贱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凭什么说自己是坏人,活该下地狱?

  她根本就不知道乔桑的目的是拖延时间,见她抿嘴不说话,还以为是乔桑为她刚刚说的话心虚了,故继续开口道,“你以为你有多厉害,一缕不属于这里的异世幽魂罢了,等你时候,说不定连投胎转世都不可能,直接魂飞湮灭!”

  她的话,没有根据,却说到了点子上。

  乔桑来自异时空,也不知道等她死了之后会不会回去?

  如果能,那说明什么?

  说明这里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这里的人和事情豆浆成为过去。

  一想到会是这种可能,乔桑的心顿时疼的厉害,闷闷的,除了不舍还是不舍。

  经历了这么多,遇到了这么多的人,她到是真的希望自己就是这里的人,和他们一样,生老病死。

  不论是投胎转世也好,下地狱上天堂也罢,至少,还能有一股子期望,能与她想遇见的人相遇。

  “你不过是仗着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在这里耀武扬威,有什么了不起的?”

  宋珊越说越来劲,那张苍白的小脸因为激动有些发红。

  “如果不是靠着那些,你,乔桑,早被我弄死千百次,你怎么可能有今天?”

  不但有一个权势滔天的相公,有两个可爱的孩子,还有背景雄厚的家人。

  这样的待遇,怎么没发生在她的身上?

  不公平,老天爷对她太不公平了。

  乔桑一副被她说的无地自容的模样,成功的取悦了宋珊。

  她的脸上露出高傲的表情和嗤笑。

  哈哈……

  这个贱人,她也有今天,她总算没有白等。

  她要亲眼看见她跟自己一样,痛侧心扉,下入地狱。

  这就是她害自己的下场。

  墨非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再拖下去,生怕再出什么意外,故命令道,“动手!”

  “是!”

  一声令下,黑衣人便开始行动,将两人带到一个祭台面前,他们的面前放着两个很大很大碗,不用问,也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装血,这么大的碗,足够装下他们体内所有的血液。

  乔桑知道很多种死法,上吊、溺死、毒死、割腕等等,第一次听说让人血液流干而死。

  想想便觉得恐怖,更别说实施到自己的身体。

  啊……

  黑衣人直接一刀砍了宋珊的手腕,疼的宋珊尖叫出声。

  原本还算干净整洁的面容瞬间扭曲,疼痛让她整个身体剧烈的挣扎,可惜,黑衣人牢牢的将她禁锢着,就算是疼死,她也挣脱不开。

  那杀猪般的喊声,差点震聋了在场人的耳膜。

  “把她的嘴堵上!”墨非面容平淡的回答。

  这样血腥的场面,他竟然能面不改色,真不是人。

  就算乔桑前世见惯了杀戮,也从未见过如此狠绝之人。

  也是,不狠绝怎么能做到舍弃天下人,去救一个人性命的事情呢?

  宋珊的嘴巴被塞了一块破布,惨白的小脸,猩红而又绝望的眼神,已经扭曲的没法看。

  红色的血液一股股的冒出来,掉落在准备好的大盆里,那颜色,与洁白的水晶棺形成鲜明的对比,给人一种很特别的视觉冲击感。

  乔桑看的想吐,但更多的是恐惧。

  墨非是个狠人,为了取血,直接把人的手从手腕处砍了。

  宋珊的嘴巴被塞了一块破布,惨白的小脸,猩红而又绝望的眼神,已经扭曲的没法看。

  红色的血液一股股的冒出来,掉落在准备好的大盆里,那颜色,与洁白的水晶棺形成鲜明的对比,给人一种很特别的视觉冲击感。

  乔桑看的想吐,但更多的是恐惧。

  墨非是个狠人,为了取血,直接把人的手从手腕处砍了。

  想到自己没手的样子,乔桑脸色苍白,强忍着才没吐出来。

  “动手!”墨非瞪了她一眼,沉声命令道,没有丝毫的犹豫。

  只有用活人的血才能开启祭祀,一旦开启祭祀,他就能去阻止阿离被刺死,只要阻止了那个可悲的结局,她就能活过来。

  这很神奇,当初他看到这个方法的时候,根本就不相信这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直到翻阅到桑树村那一任女里正的资料,他才知道,天下间真的有重生和异世之人。

  乔桑扭着身子,想要挣开那些人的束缚,可她哪有力气,她的小胳膊小腿在黑衣人的面前,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眼看一把长剑向自己的手腕砍来,乔桑闭着眼睛,有些绝望。

  小花花,你在哪儿啊?

  要是手没了,他会不会不要她?

  不对,命都快没了,她竟然还有心情考虑手,心还真大。

  死就死吧,只希望花墨辰能把一一和一龙给救出去。

  他们还小,能走一个是一个,而自己,只能下辈子再当他们的娘亲。

  小花花,对不起,说好的不离不弃,桑儿要先走一步了。

  泪就那么无声的从她眼角滑落,带着浓浓的不甘。

  对,就是不甘。

  她和花墨辰明明那么相爱,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分开的时间倒是一大把。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周围反而响起一阵砰砰声。

  像是什么被打了一样。

  她忙睁开眼睛,黑衣人倒了一地。

  而花墨辰,正和墨非打的不可开交。

  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上下打量,确定自己只是被绑住了之后,这才放心的跟墨非打起来。

  墨非之前受了伤,对上花墨辰,一点胜算都没有。

  他能这般仪仗,无非就是料定了花墨辰不会醒来,更没料到他会带人冲进了密室。

  这密室机关重重,饶是他自己不知道机关进来,也不确定能够全身而退,他不但进来了,还带着人一起进来。

  单就是这点,墨非就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的才能。

  小花花……

  他总算来了,一一一龙一定没事了吧。

  乔桑闻言心一宽,浑身再没半点力气,直接倒在地上。

  花墨辰看她晕了,心顿时一慌,这次却并没有立刻跑过去,而是想要把墨非彻底的解决。

  小翠这次跟着来了,本来想让她照顾两个小家伙,她却执意要跟着来。

  眼见主子晕倒,她立马解决了面前的两个黑衣人,朝乔桑奔去。

  “主子,你醒醒?”小翠蹲在地上,扶起她,满脸的担忧。20

农门皇后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6155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