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当海盗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修真必须死第三百六十四章当海盗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按说丁乙已经是非常疲惫了,可是在第一时间,他还是惊醒了过来。

  丁乙的独木舟上面,已经上来了一个人。

  丁乙头痛的厉害,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不过显然睡眠的时间还不够。

  不过,即便如此,丁乙毕竟是修真者,身体机能要强过普通人。

  上船的是一个黑瘦的年轻人,手中拿着一把两尺长的短剑,一身皂衣玄衫,他的职业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独木舟旁边停靠着一艘中型的渔船,可是丁乙知道,这不过是伪装。丁乙之所以这么笃定对方是海盗,还得归功他那刚刚醒转过来饥饿的肚子,和超乎常人敏锐的嗅觉。丁乙甚至怀疑,自己的五感资质中,嗅觉应该迈过了资质门槛。

  丁乙不仅闻到了那渔船上浓浓的血腥味,他甚至还闻到了船上几人的海盗味!

  这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丁乙放出神识,很快就查清了对方的人数,级别。

  非常的幸运,这一次找到他的,是一支凡人的海盗队伍。

  “老大,这船上还有个小孩,小孩还是活的……”黑瘦青年大声的向海盗首领汇报。

  海盗船上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这独木舟做得不错,这船我要了,让那小鬼上来。”

  渔船上放下带着铁钩的绳索,黑瘦青年把铁钩牢牢勾在独木舟上,渔船上又放下绳索,那黑瘦青年单手抓紧了,转身对丁乙说道:“小鬼,你要想活命的话,跟我来。”

  “哪里需要这么麻烦!”丁乙笑道,弄清了这些只是凡人海盗,丁乙胆气大了起来。丁乙如炮弹一般,从独木舟上窜起,一跃两三米高,靠近绳索时,再借力使力,一拽一拉,三两下就跳到了海盗船上。

  这么利索的身手,让众海盗都是心里一惊,纷纷拿出兵器出来。

  丁乙无视了众海盗,在甲板上跳跃了几下,又用手指在船舷上弹了几下,这才伸了一个懒腰,向众海盗道:“这船不错,归我了。”

  “躲在我身后,拿短斧的大个子,对,就是你,你如果想死的话,我不介意成全你,放下手中的斧子,滚出来。躲在门后拿鱼叉的,别想着偷袭,放下武器,都给我老老实实到甲板上来。”丁乙大声的说破这些海盗的行藏,就像他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一样。

  整条船上一共有二十七个人,除了还在顺着绳子往上爬的黑瘦男子,这船上还有几名海盗并没有出来。被叫破行藏的海盗到也都还听话,一个个乖乖的走了出来,还有几个没被叫到的,估计心里还有别样心思。

  说实话,丁乙虽然刚刚露了一手,但是他才一米三四的身高,一脸稚气,着上身,身上仅仅只穿着一条短裤,腰间系着一条巴掌宽的牛皮带,造型虽然有些怪异,但是绝对谈不上凶狠。

  这些海盗谁人没有手上沾满鲜血,那个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众海盗很快心里就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一名不谙世事的少年修真者。众海盗如果在海上碰到年长的修士,他们可能还真的会害怕,不过对于丁乙,他们还真的不怎么担心,相反他们心里还有点高兴。

  一般的奴隶大概值五六块金元,可是一名修真者奴隶,最少值一千金元。众海盗相互对了一下眼,很快就达成了共识。

  领头的海盗,是个中年汉子,他敞着衣衫,打着赤脚,身形并不高大,但是一身的肌肉非常结实。

  中年海盗越众而出。

  “这位修士大人,我们只是一些苦哈哈的渔民,我们身上既没有晶石,也没有金元,请您不要伤害我们的性命,我们全力配合大人。船舱里面还有几个人,我要他们立刻出来……”说罢就要下到船舱下面去。

  丁乙道:“我让你说话了么?”

  那海盗脸色有些尴尬。“还请修士大人明示!”

  丁乙道:“装什么装,海盗就是海盗!这又不是什么可耻的职业,怎么,还准备下去,要你的同伙准备些阴招来对付我?”

  那海盗头目还被丁乙叫破行藏,还死不承认,丁乙懒得跟他??拢?芋戳锩嫒〕龇商烀?堋?

  腾的一下,那只傀儡飞天猫窜上了海盗头子的头上。那家伙不敢再妄动了,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

  丁乙皱着眉头道:“做男人干脆一点,絮絮叨叨,难道我还冤枉了你们不曾?”

  丁乙召回傀儡飞天猫,对那海盗头子道:“爬到桅杆上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准下来。”那海盗头子没办法,只好往旁边的船桅走去,慢慢的爬到桅杆上面。

  丁乙道:“我今天心情不错,不想杀人,可是你们非要挑战我的底线,那没办法,该出手时,我会毫不留情的。要知道你们选择了这个职业,就应该要有这个觉悟,随时准备杀人,同时也准备被杀。”

  将近一个月没有同其他人说话,丁乙自己都没觉得他的话有些多。

  点兵点将,丁乙随手指到一个海盗,让他上前,跟丁乙介绍这艘船的情况。

  这海盗倒是没有弄虚的,一五一十的把这艘船的情况,都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

  康仁贵年轻的时候,在海外搏杀过一段时间,他很喜欢把他的经历讲给曲三他们听,丁乙很喜欢听这些故事,所以对于这海上讨生活的这群人,丁乙倒并不是一无所知。

  事实上,丁乙一点都没有放松警觉,这些看似无害的凡人,其实都是历经无数的杀戮,大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稍微疏忽,可能就会把自己的小命弄没了。

  这里是丁乙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蜃海,而这群海盗,则是来自一个叫做扶龙国的国家,距离这里大概有两百多里路程。

  丁乙问的问题都很简单,他心里非常清楚,这个世界的知识文明,都掌握在修真者手中,他可不会奢望这些海盗,能够给他多么了不起的消息。

  这支海盗的老巢,离这里一百四十多里,是一个叫做猪笼岛的小岛。岛上还有数十的海盗和家眷。

  饭要一口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虽然丁乙到现在还没有想好,将来到底该怎么走。不过,先回到人类社会中去,这是第一步。

  眼前的这些家伙,表面上都老老实实的,可是难免这些家伙不是在寻思暗算他的鬼点子。

  不能让这些家伙得逞,丁乙清楚的很。这一切得按照自己的意识来走。

  让一个海盗下到船舱,把所有的海盗都叫道甲板上。丁乙让海盗头子张保,也从船桅杆上面下来到甲板上。

  这一群人虽然各怀鬼胎,可是都不敢乱动。丁乙是修真者,哪怕他只是一个少年修真者,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叫吴涛,是一名毒灵师,顾名思义我是使毒用毒的行家,我不会无缘无故杀人,可是我对你们这帮家伙,不放心得很,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你们如果不想死,最好对我言听计从,不要忤逆我,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说道这里,丁乙操控着飞天猫傀儡,闪电般的在众人头顶上走了一遭。众人大骇,不知道丁乙,这是要干什么。

  那飞天猫傀儡在众人头顶上,快如闪电的奔跑了一个来回。最后跳到了船头的大铁锚上,亮出利爪,切豆腐一般的,将大铁锚的一个角,切了下来。

  这一手,让这些海盗,心里都有些惶惶不安。

  不过这还没完,丁乙伸出右手食指,当着众人的面,凝聚起了一个人头大小的水球来。丁乙从蟠龙腰带里面取出一粒绿色的丹药,投入到水球里面。那药丸遇水即化,霎时间,整个水球都变成了绿色。

  这是解毒的灵药,丁乙身上携带的少数药丸之一。这药丸其实并没有毒,而且还是采用各种名贵的药草炼制而成。丁乙这是欺负众海盗没见识,故意哄骗他们。

  “每个人都上来喝一口这‘听话水’,不喝也没关系,这大海没有盖子,跳下去……”丁乙笑吟吟的望着众海盗。

  众海盗一个个都大惊失色,这从海里救上来的是一个小魔鬼,江湖经验丰富,做事滴水不漏,关键是这个小修真者,心思缜密,心狠手辣。

  丁乙点兵点将,一个个的来,也不要那些海盗拿杯子,拿碗盛接。每个海盗只需要张嘴就行了。

  丁乙将这大水球,分成二十七颗小水球,每个海盗一颗,吞下这颗‘毒水球’,丁乙还让每个人还要说一句话,好像是防止海盗们只是含着这口‘毒水’找机会吐掉。

  众海盗愁眉苦脸的都吞下了‘毒水’,丁乙这才拍了拍手。

  “这样才乖,以后大家都是好兄弟,有福我享,有难你们当,不是么?大家现在可以回到自己原先的岗位,这里不需要你们了,张保带我去船长室,都散了吧。”丁乙吩咐道。

  海盗们这才各自离开。

  张保带着丁乙,来到船头的船长室。丁乙吩咐道:“这里以后归我了,你去给我搞点吃的来,最好是弄点米面,在这海上也不知晃荡了多久,闻着海鱼我都想吐了。快去、快去。”

  张保哭丧着脸,只好到船舱去给丁乙弄吃的。

  丁乙乘这功夫,将张保船长室里面的衣服选了一套,自己动手改了起来。他自己的衣服太显眼,太招摇,丁乙不准备再穿了。既然到了海外,一切就按照海外的生活方式生活,先将自己融入到这个世界,丁乙甚至都没有怎么改变衣服的样式。

  张保端着食物进来的时候,看到丁乙在剪裁自己的衣服,脸色有些不好看。丁乙这鸠占鹊巢的做派,让这位海盗头子十分火大,可是他不敢表露出来。

  丁乙心里清楚的很,也不说破。端起饭碗,看到这海盗头子送来的只是一碗卤面,一小碗泡菜,他知道,这些凡人海盗,在这海上讨生活,其实也并不容易。

  丁乙有毒灵资质,又学过《毒物学》,一般的毒药他都能够分辨出来。他不相信张保为了自由,非要他拼个鱼死网破。丁乙也不说废话,大口的吃了起来。不一会儿,一大碗卤面就进了肚子。

  丁乙道:“份量有点少,再去弄两碗!”丁乙放下筷子,吩咐张保道。

  张保暗暗有些吃惊,方才那只大海碗起码盛了一两斤的食物,这个小修真者轻轻松松就把它消灭干净了,这修真者和凡人果然不同,张保连忙出去再做。

  丁乙一气吃了四碗,这才吃饱。丁乙再度把张保赶出了船长室。

  “张保,我要好好休息两天,没事的话,不要打搅我,你们身上中的毒,半年才会发作,把我伺候好了,说不定转头我就给你解了,乖乖听话,别耍花样。”

  张保屁滚尿流的只拿了几件换洗衣服,就离开了船长室。

  丁乙还不放心,在船长室和周围布置了几个灵阵,这才倒头睡下。

  丁乙这一睡,就是三天,张保这群海盗都不敢轻举妄动,这丁乙人小鬼大,比老江湖还老江湖。众人虽然不甘心,可是毫无办法。

  能吃能睡是福气,丁乙这一觉醒来,神清气爽,感觉自己的灵力,是乎在这一次七天多,不眠不休的海上抗争中,有了很大的提高。

  丁乙放出灵识,看到众海盗虽然是各种不满,但都还在坚守岗位。丁乙穿上改制的衣服,推开舱门,走了出来。

  众海盗看丁乙出来了,一时都有些不知所措。

  丁乙笑骂道:“我是你们的老大,看见老大出来,一个个像傻子似的,人都不会喊,日后怎么跟着我纵横四海?”

  众海盗面面相觑,丁乙话的意思是,要长时间跟他们厮混了。要知道,丁乙可是修真者,而且是如此年轻的修真者,以他的资质天赋,去一般的国家,捞个供奉什么的,应该不算难事,即便是做海盗,也应该是去那些大的海盗团入伙才是,和他们这些凡人海盗在一起厮混,有没有搞错?

  张保走了过来,抱拳喊了一声‘老大’,丁乙哼了一声。

  “张保,你们这两天有什么收获?”

  张保哭丧着脸道:“这几天在海上没有遇见小型的商船,这一次可能我们是颗粒无收,我们正准备回去。”

  丁乙道:“原来如此,不过你也不要这么灰心,这个以前是个什么光景,我不管,现在我成了你们的老大,这收成的多少和我的脸面有关,你们都放心好了,我这个人运气一向很好,这一次,不会让你们空手而归的。”

  丁乙好像对成为海盗,非常上心,在众海盗奇怪的眼神中,丁乙时常站在船桅上四处眺望,有时甚至戴上飞行帽高飞查看。

  一连七天,张保他们的海盗船,还是一无所获,丁乙有水灵资质,能凭空弄出淡水来,他蛮横的不许这些海盗返航。不过一连几天没见到一艘船,丁乙也有一些窝火。众海盗拗不过丁乙,也只能陪着他在海上游荡。

  丁乙问过张保,知道这段时间,是蜃海相对平静的时间。像丁乙遇见一连七天的暴风雨天气,只是一个反常的特例。

  张保他们用的是扶龙历,和丁乙用的神武历不同。现在是扶龙历的十一月,丁乙入乡随俗,也接受了他们的这一套。丁乙学习能力很强,他刻意的学习张保他们的说话方式,尽量弱化他神武帝国的一切,他从来不提他是从哪里来,也不跟张保他们讲他自己的事情。

  第八日,丁乙站在船桅上照例四处观望,远远的他看到一艘海船,丁乙大喜过望,连忙让张保上来。这做海盗也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丁乙可不会狂妄自大到以为就凭着自己现在的这点手段可以横行无忌。

  张保上来后,看清了远处的海船后,大惊失色,连忙要大副将船掉头,转向离开。

  丁乙好奇的问道:“那是什么船?你怎么这样害怕?”

  张保道:“这是南黎国海巡署的船,我们这是来到了他们的海域,这南黎国海巡署的船上,装有飞叉巨炮,而且还有修真者大人坐镇,他们的海鳅船速度快,我们的帆船可跑不过他们,要是被那些南黎国海巡署的人发现就完了,我可不想去南黎国当奴隶……”

修真必须死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5360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