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伤心的马忠国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名校养成系统第二百三十章 伤心的马忠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西贝的官场波谲云诡,就像是苦山的天气风云变幻。

  已然步入冬至的苦山迎来了入冬的第一场雨,这雨有深秋的磅礴,有初冬的寒意,使得苦山的温度再被这冷雨浇低了几分。苦山的百姓们开始翻箱倒柜找出压在箱底的毛衣毛裤穿在身上。

  雨后清晨,林平下楼洗漱,被冰冷的水冷得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而他正在洗漱之时,看到阿所缩头缩脑的走了过来。

  林平笑着说道:“怎么了?阿所,你也过来洗漱吗?”

  阿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起的比老师早,我已经洗漱过了。”

  林平笑了笑说道:“是吗?那阿所真棒。”

  林平是标准的六点起床,而大部分住校的学生是六点半左右起床,他起的比学生们要早半个小时,而阿所比林平起的还要早半个小时,那是因为阿所跟马忠国住在一起,马忠国总是起的很早,然后去帮着冯春秀她们喂喂鸡、喂喂兔子、喂喂自己养在鸡棚里的那头老驴,然后再帮着伙房里的几个妇女做早饭。

  像马忠国这一辈的老人总是会起的很早,到点就醒。很少会睡懒觉。用他们的话来说:人老了,睡不着。不像是现在的大部分年轻人,晚上睡不着,白天醒不来,总感觉每天的睡眠不足。

  而阿所受马忠国的影响,每天也会起的很早,然后像个小跟屁虫一样,马忠国去哪里,他就跟着颠儿颠儿的去哪里。马忠国干什么,阿所就跟着干什么。

  马忠国端着食盆喂鸡,阿所也会踮起脚抓一把食盆里的饲料。

  马忠国喂兔子,阿所也会蹲在那看小兔子吃草,然后摸摸小兔子。

  而马忠国总是会半开着玩笑说道:“别在兔子吃草的时候摸它,它们可是会咬人的。”

  “真的吗?”阿所抬起头不是很相信的反问道,“可是它们从来没有咬过阿所,我觉得它们也不会咬阿所。”

  唯独马忠国喂驴的时候,阿所不敢靠近,总是离得远远的看着那头老驴。

  阿所害怕这个庞然大物,有着兔子一样的耳朵,有着大长脸,咀嚼东西时脸一歪一扭的,那大大的板牙也让人感到害怕。

  有一次马忠国笑着让阿所来摸摸那头老驴,阿所鼓起勇气靠近老驴,结果老驴晃着脑袋裂开嘴鼻孔里喷出了粗气,还发出了低沉的叫声,吓得阿所赶紧跑开,然后委屈的说道:“爷爷,他要吃我。”

  “驴子不会咬人,只会踢人。兔子才会咬人。”马忠国摸着阿所的脑袋看着老驴在鸡棚的角落里细嚼慢咽。

  “可是,兔子那么小,阿所能够打过它,这驴子这么大,它的嘴巴又那么大,一口就可以把阿所吞进去哎。”阿所打着手势有些夸张的说道。

  阿所的话逗得马忠国哈哈大笑,也没有再强求阿所接触这头驴子。

  “又丑又灰又蠢又吓人的长耳朵驴子”,这时阿所穷尽自己所学的词汇对这头老驴的评价。

  而自从马忠国和阿所住在一起后,旱烟也很少抽了。

  以往马忠国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披着衣服蹲在门口先美美的抽上一杆旱烟,而被阿所发现了后便好奇的问道:“马爷爷,你吃的这个东西很好吃吗?”

  “这不叫吃,这是抽。”

  “那很好抽吗?”阿所好奇的问道。

  “不好抽。”

  “那爷爷为什么每天都抽呢?”

  “嗯。”马忠国将嘴中的半口烟雾咽进了肚子里,然后将旱烟枪里还没抽完的烟草往地上磕了磕说道,“爷爷以后不抽了。”

  但马忠国这十几年的老烟瘾也不是说戒就能戒的,他只好每次都背着阿所偷偷的抽,生怕被阿所看到。

  “自从阿所这孩子跟着我,每次抽个烟还要跟做贼似的。”

  这是马忠国跟林平说过的玩笑话。

  画面从记忆拉回现在,林平笑着夸完阿所,然后看着阿所那副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问道:“怎么了?阿所,你想跟老师说什么吗?”

  阿所想了一下说道:“老师,马爷爷在哭,哭的好伤心。”

  林平皱了一下眉头,阿所口中的马爷爷除了马忠国外别无让人,便关心的问道:“马爷爷为什么哭?在哪哭?”

  阿所用手指了指鸡棚所在的位置,然后说道:“马爷爷的驴快要死了,爷爷哭的很伤心。”

  林平看了看鸡棚的位置,脑海中浮现出了马忠国和他的那头老驴,一年前,就是马忠国用这头老驴拉着林平进了山。

  林平赶忙用毛巾擦了擦脸,然后笑着对阿所说道:“走,我们去看看马爷爷和……他的驴子。”

  林平牵着阿所的小手往鸡棚走去,鸡棚在学校的外面,隔着墙靠着伙房,为了方便冯春秀喂养她的鸡和兔子,专门在伙房旁的学校围墙上开了扇小门。

  经过伙房,冯春秀正在做饭,看到林平后走了出来,然后说道:“你们要去看马老师和那头老驴吗?”

  林平点了点头,阿所也跟着点了点头。

  冯春秀叹了口气说道:“去安慰安慰马老师吧,他在这大山里这么多年也没有个亲人,就这么头老驴陪伴了他好多年。现在这驴不行了,马老师在那止不住的落泪,哭的很伤心。”

  冯春秀又絮絮叨叨地说道:“这场雨来的突然,天气寒了,这驴老了,遭不住。你们好好安慰安慰马老师,毕竟他也老了,天气冷,他也得注意,别那么伤心。”

  说着冯春秀摇了摇头又回到了伙房继续做饭。

  林平牵着阿所的小手从伙房旁的小门出去,迎面一股淡淡的鸡屎和兔子屎的味道,出门转个弯便是鸡棚,林平很少来这里,但经常跟冯春秀强调鸡棚的卫生问题。而冯春秀确实也把鸡棚打扫的很干净,只是再干净那股鸡屎和兔子屎的味道也很难彻底清除。

  鸡棚在这三个多月来扩建了好几次,现在很大,几乎和围墙里边的伙房很大,里面左边是养着兔子,右边养着鸡,最里面是马老师的那头老驴,这头老驴随着新学校的建成似乎失去了他的使用价值,给林平感觉好像好久得没出过鸡棚了。

  林平进入鸡棚,因为天气寒冷的原因,看到右边的老母鸡们三五成群挤在几个角落里取暖,左边的兔子们也团在一起脑袋塞着屁股屁股压着脑袋。

  看到有生人来,老母鸡们咯咯咕咕的叫了几声,兔子们也探头探脑的看着陌生的林平。

  而鸡棚最里面的马忠国正坐在老驴旁边安静的给他的驴子顺着毛,老驴已经躺在了地上,但眼睛还没有闭起来,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的主人马忠国,鼻孔里只有出的气而没有了进的气。

  明明只是个牲畜,老驴看向马忠国的眼神却充满了感情,甚至眼角似乎挂有湿润的泪花,在那透过鸡棚的几束晨曦中微微闪烁。


名校养成系统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6067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