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章:冰库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贴身女王150章:冰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音箱里传来空灵的笑声,“谈什么?贿赂我吗?”

  “能不能给我一床被子,或者给我开个暖气,这么冷的地方,你想冻死我吗?”

  “干脆找个女-人、陪你好了,哈哈…”

  “真是个恶毒的女人。”

  “哎呀,这句话我可听到了,把冷库的温度、再调低一些。”

  我气的抓耳挠腮,“有本事、你出来。”

  “别那么激动,我好歹救了你一命,好好在这享受吧!”

  说完、音箱里就再也没传出任何声音。

  我低头望向腰间的凤袍,心里又是一阵莫名的酸楚,泪水也一滴滴的落在地上。

  我轻抚过凤袍的裙摆,将裙子贴在自己胸口,

  “凤姐,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偏偏要跟着我?

  你救了我那么多次,可我却一次都救不了你。

  如果能在给我一次机会…”

  “再给你一次机会、会怎么样?”

  我惊愕的望向身后,一个非洲娘们儿、抱着一把大镰刀,瑟瑟发抖的从门口走来。

  “能让你流这么多眼泪,真的死了、也值了…”

  我扔掉裙子,一把将那个黑妞抱住,泣不成声的说,“凤姐,你还活着,呜呜…”

  “真不会说话,不活着,还死啊?都把你扔出来了,还跑回洗浴中心干嘛?真是被你害死了!”

  “我去救你啊。”

  “救什么救啊?就会添乱,害得我又重新跑回去找你,要不是本祭司会点控火术,早就被烧死在大楼里了!”

  “你…”

  “你什么你?”

  说完,蓝凤虚弱的倒在我怀里!

  我担心的问道,“凤姐,你怎么了?”

  蓝凤虚弱的说,“没事,就是太冷了,我不怕热、但我怕冷,刚才煤气罐爆炸,我受了点内伤,休息一下就好。”

  我用蓝裙子将她裹起来,又脱掉自己的羽绒服,盖在她身上,

  “怎么样?好点了吗?”

  蓝凤笑着说,“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特别难看?”

  我擦掉她脸上的污渍,笑着说,

  “何止是难看,被熏成这样,连收破烂儿的都不一定要了。”

  蓝凤轻笑一声,“我难得在你面前,示弱一次,就不能顺着我的话说?”

  此时的蓝凤,身上完全被熏黑了,原本娇俏的脸颊,变成了黑木炭,蓝色的旗袍也变成了黑色,样子十分狼狈搞笑…

  可在我眼里,现在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可爱,我承认男人不应该花心,可这样一个、为我付出的女人,我怎么能不动情?

  我将她用力拥入怀中,“你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漂亮。”

  “哎呦,两个人好亲热呀?我要不要把冷库的温度再调低一些呢?”

  我抬头望向屋顶的摄像头,“鲁玉菲,你放我们出去,蓝凤受伤了,她怕冷。”

  音箱里再次传来阴阳怪气的女声,“好温馨的一幕啊,你这是在求我吗?”

  心说真是个妖精。

  “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跪在地上、给我磕十个响头,没准儿我一高兴、就把你们放了呢。”

  “你说话算数吗?”

  “那要看你、磕的响不响了?”

  我将蓝凤放在地上,对着摄像头咣咣的磕头,头颅的每一次坠地,都带着砰砰的响声。

  我捂着自己的额头说,“怎么样?”

  “哎呦,我真是被感动了呢,不过磕的太少,再来90个、凑够100好了。”

  我看了看瑟瑟发抖的蓝凤,心一横,

  “你数着,11、12、13…”

  说完、继续对着摄像头咣咣磕头。

  正当我磕的头昏脑涨时,屋顶四角的摄像头和音箱,突然被6条火蛇,击的粉碎!

  我扭头看向蓝凤,“凤姐,你?”

  蓝凤颤抖的向我伸出手,“你不用求她,我不值得你这样做。”

  我拉着她的手、将她拥入怀中,

  “怎么就不值得?”

  “蓝影子、对于主人来说、只是一条狗而已。”

  我直视着她水润的双眸说,“你是活生生的人,谁敢说你是一条狗,我就废了他!”

  蓝凤嗤笑一声,伸出玉手贴在我的脸上,

  “想不到、我还得到了一个重情义的主人。”

  “我不是你的主人,而是你最好的朋友。”

  蓝凤自嘲的摇了摇头,“蓝影子没有朋友,一生只能和主人相伴,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我们这种人,没有天伦之乐,不能相夫教子…”

  “你想过、不做蓝影子吗?”

  蓝凤摇了摇头,“我们都是无家可归的人,除了打架什么都不会,不做蓝影子,又能做什么呢?”

  “那你们是怎么选择主人的?”

  蓝凤水润的眸光中,少了些妩媚,多了些柔情,“两种,主动选择和被动选择。

  被动选择,就像我一样,被你脱了凤袍,要么杀了你,要么保护你。”

  “那主动选择呢?”

  “爱上了谁,就跟在他身后一生一世。”

  “凤姐、你有喜欢的人吗?”

  蓝凤摇了摇头,眉宇间的柔情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铮铮的傲骨,

  “这天下的男人,还真没有一个、能入我的眼。”

  我笑道,“你这个凤姐,说话还挺傲气的。”

  蓝凤意味深长的看着我,“你永远会做这样的烂好人吗?”

  我摇了摇头,“不会了。”

  蓝凤笑道,“孺子可教。”

  我刮了刮蓝凤的鼻子,“你在教育我吗?咱们今晚可能就要被冻死在这了。”

  “不用担心,我只要休息一夜,明天就能带你冲出去。”

  “可这一夜,要熬过去也不容易。”

  蓝凤水润的眸光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突然,她扯、掉盖在身上的羽绒服,一对红、唇,轻-吻-在我唇边。

  蓝凤喘着粗气说,“你喜欢我吗?”

  我用鼻尖、蹭、着她的脸颊,“你这么、妖-艳-的女孩,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

  蓝凤大口喘着粗气,呼出的热气,扑在我脸上,很快就冻成了冰霜,她牙根打着颤说,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过今晚,可是我真的好想做-一回-女-人…你不会不懂我的意思吧?”

  女-孩变成-女-人,只需要一个男-人帮忙,这点事我怎么会不懂?

  我抚摸着她的脸颊,再次-吻-向她那对、烈焰、红唇,

  “你放心,咱们一定能活着离开这里。”

  说完,抓起蓝凤的大刀,就准备去劈冷库的铁门。

  可她却一把将我-抱-住,“别走,没用的,那扇门有十公分厚,你根本就劈不开它。”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跟着极北灵子的影子进来的。”

  “那你跑进来干什么?”

  蓝凤轻笑一声,“你是我的主人,当然是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你个傻鸟儿,就不会在外边儿等着,养好了伤再来救我?”

  “你一个人在冷库里挨饿受冻!我于心不忍啊。”

  “所以就进来一起挨冻?”

  蓝凤呆萌的点了点头,“仗义吧?”

  我叹了口气,“这都什么鸟逻辑?”

  说完、将她抱在怀中,用羽绒服将我们俩、裹-在一起。

  蓝凤突然推开我,解、开自己、旗袍的扣子,喘着粗气说,

  “我听说两个人,靠在一起会暖和一点,把衣服、脱、了,抱着、我,只要我能撑过今晚,就一定能带你离开这里。”

  看着半、裸、的蓝凤,我在瞬间的愣神后,也解-开、衬衫的扣子,和她抱在一起。

  后者、娇、躯-微微一颤,但很快将头、埋进了我的、胸、口。

  冰冷幽暗的冷库里,我们像两个迷路的孩子,拥抱在一起,温暖着彼此的内心,

  虽然冷库里、气温极低,但我却并没感受到多少冷意,蓝凤的身、体、很热,就像一个充满电的暖宝宝。

  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她是怕我冻死,所以才故意,进来陪我的。

  后半夜的时候,蓝凤的-娇-躯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凤姐,你怎么了?”

  后者颤抖的说,“这样不行的,你快离我远一点,一会儿、我会释放自己最强的护身火环。

  你守在我身边,就不会被冻死了,事后,我会再次陷入长眠,不过你不用担心,这期间没人伤得了我,你出去后,找教主来救我、就行了。”

  我哭着说,“不不…你不能这样。”

  蓝凤浑身颤抖的说,“对不起,我也不想离开你,可再这样下去,咱们俩都会被冻死。”

  “我不同意,我是你的主-人,我不让你、睡。”

  蓝凤没有理我,而是割破自己的手指,在额头上,画起了符咒。

  我没有离开她,反尔将她抱得更紧了,后者的身、体越来越、热!我轻-吻-着、她的勃颈,泣不成声的说,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你不能这样。”

  蓝凤微微眯起了双眼,水润的眸光如平静的池塘,在也没有泛起一点儿涟漪。

  我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你给我醒过来、不能睡!”

  最后、我一个大巴掌抽在她脸上,“你个不负责任的凤姐,傻鸟,醒过来、醒过来…”

  可蓝凤好似变成了一个植物人,怎么打她、都没有反应,而她-身-体的温度,却在不断升高!

  我顿了顿,最后一口咬向了她那坚、挺的、小猪猪!

  蓝凤就像被噩梦惊醒了一样,一双大眼睛突然睁开,随后开始痛苦的、呻、吟、…

  “你干嘛呀?”

  “我不让你睡。”

  蓝凤无奈地摇了摇头,“等我体力耗尽了,咱们都会被冻死的。”

  我取出程雅静给我的药瓶,“我会给你另一种选择,这里还有一颗兴奋剂胶囊,吃了它、我就带你冲出去。”

  蓝凤抢过我手中的药瓶,“这东西吃多了要死人的,你不要命了?”

  “死就死…”

  她水眸直视着我,双手环抱住我的脖颈,将我的头埋进了她、胸、口那丰满的雪白中。

  身上淡淡的檀香,迷惑着我的心智,似乎让我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蓝凤用羽绒服将我盖的严严实实,

  “你比我还傻。”

  蓝凤的体温开始快速冷却,我大口喘着粗气说,“别睡,我还欠你一顿龙虾呢。”

贴身女王 https://www.wanmeicoin.com/Read/5480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